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戏剧 > 正文

方旭:戏剧就得“带观众一起玩儿”(1)

2016-11-21 10:06:42    新京报  参与评论()人


新戏《二马》参加首都剧场精品剧目展,一人承包编导演

“老北京”方旭打小在四合院长大,爱穿布鞋,爱喝豆汁,张口是京腔,做的戏也是京味戏。《我这一辈子》、《猫城记》、《离婚》,三部话剧下来,方旭也和北京本土icon老舍先生“绑上了CP”。《离婚》之后,方旭在全国继续巡演着自己的几部老舍戏,间或出现在林兆华的《老舍五则》、田沁鑫的《北京法源寺》的舞台上。这个万金油一般的熟面孔,好像放哪儿都不太突兀,“咳,其实我是‘民艺’的,民间艺人”,方旭总结道。

本周,他带着自编自导自演的新戏《二马》参加首都剧场精品剧目邀请展演。起初,戏的出品方跟他说《二马》要在首都剧场演出,方旭压根没当一回事,“老舍是人家人艺的,一提老舍就是人艺做”,何况自己这戏当时还没个样子呢。结果竟还真有其事,整个剧组都沸腾了。方旭偷着乐,“那可有点意思了!人嘛,一定要有点梦想,万一实现了呢!”

经历

爱折腾,三十几岁才考导演班

无论冬夏,方旭的脑袋上总扣着一片黑色小毡帽,这个造型简直深入人心。最开始,他是在他出家师父的脑袋上瞧见这种小帽。“师父那小帽是南怀瑾老先生送他的”,方旭神神秘秘地说,“因为头顶是百会穴,过去修行人打坐怕脑袋受凉,跑气儿”。

现年50岁的方旭,混剧场的年头算不上太久,杂七杂八的经历却不少。方旭的家里跟文艺不沾边,他本人却从小都是学校里的文艺骨干。怀揣一颗想演戏的梦,方旭被父母劝进了一所不感兴趣的大学和毛纺织工程专业。整个大学,方旭都在中戏晃荡,看戏,想方设法地找演话剧的机会。

大学毕业,方旭进了一家羊绒工厂,没待多久又跟着大潮“下海”去了。开过花店,鼓捣过妇产教学片,搞过广告策划,做过MV执行导演,最后,还是想演戏。于是在90年代末期,已经三十出头的方旭一不做二不休,考入了中戏导演系大专班。两年后毕业,这个“头顶略秃,抬头纹较深,没有青春期直接进入中老年的自来旧型演员”,逐渐开始成为影视剧里一个叫不上名儿的老熟脸。

影视圈里晃荡了几年,方旭开始和话剧“再续前缘”。先是2005年救场顶替一位老艺术家,演出一部话剧的片段。两年后的话剧百年,在拍摄电视剧的间隙,方旭和史可一起排了话剧《骆驼祥子》的片段,参加一台纪念演出。不久,参演赖声川执导的《陪我看电视》的机会找上门来。这部戏在国内巡演了近两年,差不多是时候了,方旭开始动念头自己做戏。《七月向日葵》、《看茶》、《庄谁是谁》,方旭一上手就是编、导、演一锅端,这个看着不年轻的“戏剧新人”开始受到业内的关注。

新戏

“全男”《二马》,京味PK英伦风

在老舍先生逝世50周年里,方旭弄了这出《二马》,整了个挺时髦的“全男班”——戏里的温都太太和女儿都由男演员饰演。小说是老舍先生不到30岁那会儿在伦敦大学亚非学院执教期间写的,讲的是一对中国父子与一对英国母女,因为租房发生的罗曼蒂克故事。面上是Beijinglish与伦敦腔、京味幽默与英伦风趣的PK,底下照见的却是“两个古老帝国民族的德性”。

不知道为什么,老舍先生的戏经常给排得灰头土脸的让人没胃口。可想当年,老舍先生在英国教书那会儿,不也是个西服笔挺、英文流利的中国绅士吗。这次的《二马》,总算可以看看洋气、亮堂的老舍是什么样了。

关键词:二马方旭老舍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精彩高清图推荐: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