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戏剧 > 正文

田沁鑫话剧中的弘一法师:李先生是个真正的体验派和尚(1)

2016-11-24 15:35:00    南方周末  参与评论()人

日伪政府的办案人员正在追捕电台人员。《聆听弘一》两个半小时,弘一法师并没有真正出场。田沁鑫采用“聆听”的方式,由广播剧演员带出“原汁原味”的弘一。(谢宇/图)

日伪政府的办案人员正在追捕电台人员。《聆听弘一》两个半小时,弘一法师并没有真正出场。田沁鑫采用“聆听”的方式,由广播剧演员带出“原汁原味”的弘一。(谢宇/图)

弘一法师像个鼓胀的气球,碰撞整个社会的尖锐。他饱满地做了一回人。

——田沁鑫

入场。落座观众多是老人、中年人,僧徒、居士,他们正襟危坐,准备聆听一代高僧弘一法师的训诫。从字面上看,田沁鑫的话剧《聆听弘一》确实要这么严肃对待。

大幕拉开,却是一出轻松活泼、年轻人的戏——背景音是电子音乐、舞台上有人跳起动感十足的街舞。两个年轻的电台DJ坐在录音棚内,主持着一期跟民国有关的节目,在节目中寻找民国“坏蛋”。

找来找去,他们找到了“孤岛”时期的上海,那里有百花齐放的广播事业。为了抵抗日本人强行植入宣传,两位电台DJ的民国同行——几位广播电台的负责人,筹划着制作能传递中国人自己声音的广播节目,于是有了中国第一台佛教广播剧《聆听弘一》,把弘一法师的思想宣传出去。

新新广播电台、美亚广播电台……那些民国电台是真,负责人也有原型可考,但戏中广播剧《聆听弘一》则是假的,田沁鑫用虚构的广播剧为壳,引出了对出家的李叔同、红尘中的弘一法师一生的讲述。

广播剧中,饰演弘一法师的电影演员金丹也是个虚拟人物,演着演着,他基本上觉得自己就是弘一法师了。金丹有吸食鸦片的劣迹,受到弘一法师的感召,“劝善劝诫”,最终戒掉了毒瘾。

2016年10月23日,《聆听弘一》结束了上海的首轮演出,此后,还将在杭州、北京等地展开巡演。“没有门槛的年轻人和僧徒居士”,这是田沁鑫想的受众。

弘一法师太远,李先生很近

采访田沁鑫是在上海的玉佛禅寺,在上海期间,她住在那里。田沁鑫读了16年佛经,一见到僧人就起欢喜心。“了解一些佛学道理,再翻译一点点佛法,能够增补自己的智慧吧。”田沁鑫说。

玉佛寺和弘一法师颇有渊源。1942年10月,弘一法师在福建泉州圆寂,没几个月,玉佛寺在全国范围内率先组织了弘一法师纪念会,寺内至今还设有以弘一法师命名的图书馆。《聆听弘一》上海首演,由于玉佛寺大和尚觉醒法师帮衬,戏末请来了34位法师上台打坐,演员金丹模拟了弘一法师圆寂前三年在福建佛教养正院(闽南佛学院前身)面向青年和尚学生的一次开释。配合《聆听弘一》,玉佛寺还专程联系了收藏家、书画鉴定家,在寺内展出了14幅弘一法师书法真迹。

《聆听弘一》是田沁鑫“禅意三部曲”的第三部。第一部《青蛇》于2013年首演,剧本改编自香港作家李碧华的作品。

《青蛇》的禅意,集中在法海和尚身上。传统戏里,法海是个老妖僧形象,阻挠了白娘子和许仙的一段姻缘。翻看史料,田沁鑫才知道,法海在历史上确有其人,他是唐玄宗时期人,父亲是当朝宰相裴休。法海俗名裴文德,三岁时,代有病的皇子出家,一直是个努力守戒的好和尚。在《青蛇》中,田沁鑫为法海正名,所以戏中法海会说,“我的命运很不幸,闭目佛前坐,骂从戏中来”。在戏中,清秀的好和尚法海遇到了小青,小青缺乏控制力,上来就生扑这个年轻的和尚,是一个情欲纠缠的场面,但法海一直努力守戒。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