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戏剧 > 正文

方旭:《二马》不是“丑陋的中国人”(1)

2016-12-06 15:51:00    南方周末  参与评论()人

方旭创作的话剧《二马》里,伦敦人要把中国人驱逐出境。理由是:中国人出国什么都抢,箱包、手表、电饭煲、奶粉……他希望90年前的作品能和现在产生勾连。(剧组供图/图)

方旭创作的话剧《二马》里,伦敦人要把中国人驱逐出境。理由是:中国人出国什么都抢,箱包、手表、电饭煲、奶粉……他希望90年前的作品能和现在产生勾连。(剧组供图/图)

莎士比亚是经典,但你要真演得都跟“磕饽饽”似的,我相信它早就没了。 ——方旭

“别排成‘丑陋的中国人’了。”老舍的大女儿舒济曾嘱咐要改编《二马》的话剧导演方旭。

“你说像老马这些所谓的‘老派’,就一无是处吗?”方旭看过的很多评论,基本把老马视为丑角。但他不这么看:“老舍要不是那么爱老马,他写不出来。其实,老舍身上有老马的影子……老舍没那么激进。”

2015年春天,方旭改完《二马》剧本,一直没找到资金,就搁置下来。他想先找一家剧场,重演自己改编的另三部老舍作品。

在鼓楼西剧场,《我这一辈子》和《离婚》各演五场,效果很好。租好了北京9剧场的场地,报批却迟至演出前二十几天才完成,耽误了开票。

“就算最后一回吧,演完这次我就不干了,咱们请朋友来玩玩,算告别演出了。”方旭当时心灰意冷。送票消息刚传出去,舒济打来电话:“你别送,这六场的演出费我们出,你把票给我们。”她与弟弟舒乙商量,把票包下来,请朋友去看。

方旭推辞,舒济坚持:“你别跟我客气,我们是冲老舍,冲这份事业。”舒家姐弟又给方旭打了十万元钱,当做《二马》的启动资金。当时,方旭确确实实眼泪差点下来了。

2016年11月16日,话剧《二马》在首都剧场首演。

我的《二马》是“反思人类的生活”

南方周末:你说《我这一辈子》的戏眼是“汤事儿”,《二马》的戏眼是什么?

方旭:“俗气”。其实这个俗气挺多义的,情绪、态度、评价都有。我有个朋友,说什么东西好,一定是洋气,“这东西真洋气”。这跟老马的“俗气”是一样的。老马不待见的基本都是俗气。

当然,这个戏还有很多东西。“梦想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这话,就特别合小马的意,那个年龄,看什么都新鲜,他觉得自己可以。

我还是希望90年前的作品能跟当下有很紧密的勾连,探讨当代中国人的困惑:你确实挣到钱了,但精神层面的缺失,是非常大的危险。人在精神和物质之间怎么选择?

南方周末:舒济曾嘱咐你千万别排成“丑陋的中国人”了,你怎么理解?

方旭:她可能是针对外界关于《二马》的一些评论。很多人对老马抱丑化态度,但我不想这样。他有他的来龙去脉。你说像老马这些所谓的“老派”,就一无是处吗?温都太太都说了:老马没那么小气,给儿子钱没算计过,给房钱也没找过零。

你一味丑化他,那就奔着“丑陋的中国人”去了,太概念化了。老舍要不是那么爱老马,他写不出这个人物。其实,老舍身上有老马的影子。

《二马》中,李子荣的婚姻观,没有老舍对于婚姻的态度吗?李子荣说,男人好好做工作,女人在家里踏踏实实地伺候男人,这个社会就稳定了。《离婚》其实跟《二马》有一脉相承的东西。

关键词:二马方旭老舍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