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戏剧 > 正文

林荫宇:这位戏剧圈老太有点萌(1)

2016-12-21 09:08:05    新京报  参与评论()人


林荫宇也经历过《晚安,妈妈》中母亲塞尔玛同样的心情。 李晏 摄

林荫宇怎么也没想到,导了一辈子话剧的她,晚年竟以“新人”之姿,开始登台演戏,还演了一部又一部。

这位出生于上世纪40年代的话剧导演,是业界德高望重的老前辈,话剧金狮奖得主,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自1965年从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毕业后,她在中戏执教27年之久,至90年代调入中国青年艺术剧院(国家话剧院前身之一)专职导演。如今退了休,她是活跃的戏剧观众、小剧场话剧演员,还不计酬劳地给非职业剧团当起指导教师,成了北京剧场圈子里的人气老太。

12月7日至25日,林荫宇演出了鼓楼西剧场推出的话剧《晚安,妈妈》,接受了新京报专访。

重 逢

《晚安,妈妈》从导演变演员

这部双人剧《晚安,妈妈》,说的是受尽生活磨难的女儿杰茜准备放弃生活,选择自杀的故事。全剧由女儿和母亲的对话建构,林荫宇出演的是心碎的母亲塞尔玛,极力劝阻女儿自杀而没有成功。

这出戏与林荫宇是有缘的。1993年,刚刚调入青艺的林荫宇就在剧院导演了这部戏。“那时候我刚好看了电影《五个女子与一根绳子》,那个还是把自杀当成是愚昧的行为。当时已经有很多关于自杀的新闻,中小学生因为课程太重自杀,还有贪官污吏畏罪自杀。但杰茜的自杀是自我选择,我还是挺佩服的。生命就是从摇篮走向坟墓,年年、月月、时时、分分、秒秒都是生命。对我来讲,生命是很具体的”。

在那一版《晚安,妈妈》中,舞台形象的呈现充满了象征和隐喻。林荫宇突出了故事里的时钟、电话、门三件道具:时钟预示生命在继续,电话是母亲与外界最后的联系,而结尾处门的转动,杰茜反复地倒下和站起,则展示了她一生悲剧的缩影。

再次与《晚安,妈妈》结缘,林荫宇也从导演变成演员,与她合作的是90后导演祖纪妍。导了一辈子戏的林荫宇在排练中努力适应这位新导演的工作方式。“我们这代导演很重视舞台形象的具体呈现,现在年轻人有点不太一样。小祖希望我们更加生活、自然,不要有表演痕迹”。

表 演

换个角度端详自己的前半生

活到这个岁数,林荫宇的人生已有不亚于戏剧的丰富、无常。现实生活里,她也经历过剧中母亲塞尔玛同样的心情。几年前,她的儿子人到中年,患上遗传的重病。所幸的是,儿子最终闯过来了。林荫宇自己,胳膊、膝盖、腰、胆囊等多个部位都动过大手术,衰老和疾病让她浑身挫败,进而开始幻想结束生命。2012年,在王翀导演的《椅子2.0》里,林荫宇作为演员登台,演绎自己的故事。老太太讲得云淡风轻,几句话还抖个包袱,潇洒又风趣。

再后来,王翀又邀林荫宇演出《阴道独白》。这部看似禁忌,实则相当正能量的戏,让林荫宇在晚年经历了一次特别的“解放天性”。“演《阴道独白》,演员要克服禁忌,唤醒记忆中有关情感和身体的创伤,表演才能进入自如状态”,王翀说,合作中林老师从来不倚老卖老,而是“像新人一样有一双对世界充满好奇的眼睛和一颗赤子之心,她用她眼睛和心看着你,问你自己的戏对不对,自己的理解对不对,这样演行不行”。

“我特别体会到一点,没活到那个年岁,很多人生的东西是无法体会到的”。年轻时,林荫宇是个当惯了导演的“急脾气”,导戏、教书,自己的表演经历近乎白纸一张。晚年,她开始真正地绽放,从导演到演员,仿佛换了一个角度端详自己的前半生,还比当导演“轻松多了”。表演于她是“兴奋的”,她形容“就像天上掉下一个大馅饼,诱惑着我,我得到了一种满足”。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