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艺文 > 戏剧 > 正文

《临川四梦》难懂?孟京辉说反正是探索(1)

2016-12-28 10:13:20    新京报  参与评论()人


临川四梦》混搭了电子音乐、装置艺术、即时影像、昆曲等元素。李晏 摄

上周末,年度最受期待的大戏之一、孟京辉导演的《临川四梦》在国话剧场登台了。这部四个多小时的作品,以当代视角将明代剧作家汤显祖的“临川四梦”(《牡丹亭》《南柯记》《紫钗记》《邯郸记》)改编成混搭电子音乐、装置艺术、即时影像、昆曲等元素的“一出梦的戏剧”,剧情连环相扣、彼此映射,观后令人如坠云端。首演后,这部戏获得的口碑和评论也两极分化严重。有人睡着了,有人看不懂,还有人生理不适。而正面评论认为,这部戏可以自圆其说,“临川四梦”是汤显祖的春梦,而孟京辉这部《临川四梦》是一个男人(陈明昊)的春梦。该剧将演至本周末。新京报也采到导演孟京辉,聊聊这部戏。

这是部什么戏?

孟京辉的《临川四梦》没有照搬汤显祖的故事,“四梦”故事之外还加入了其他的文本。不过,追寻故事大概不是这部戏的正确打开方式。上半场主要是当代生活的碎片,以一名loser出租车司机车祸住院开始。出院后的他突然时来运转,万事亨通,放浪形骸,不可一世。梦醒之后,他看破一切,在精神病院里度过了一生。这显然对应的是《邯郸记》的剧情“黄粱一梦”。下半场主要以《南柯记》的故事为线索,走向也相对清晰。陈明昊饰演的淳于棼梦入槐安国,与公主成亲,恩爱二十年。梦醒后,淳于棼发现槐树下的蚂蚁洞即将被风雨侵袭,于是清斋燃指,祈请一国升天。

由于演出时长特殊,《临川四梦》改到晚上六点开演。演出前,孟京辉导演都会亲自进行导赏。他解释说,这次做的实验“进了一步”,考虑到观众的接受度,在开演前增加了导赏,“否则观众会炸了,会不安静,会迷惑。我来讲一下对大家也有些引导。很多观众进剧场,还是希望看到他们所希望的那些戏,而不是看到他们感受到的东西。所以我觉得解读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另外这也是剧院方面的要求,剧院也没有想到我这次走得有点远吧”。

争议1

@安莹(编剧/制作人,中国戏曲学院老师):“临川四梦”是汤显祖的性幻想,这个剧还是能自圆其说的,就是一个男人(陈明昊)的性幻想之梦嘛。但我不满意的是,这男人只有自怜,无能自省。我喜欢几个“破梦”的场景,最不喜欢的是孟京辉和陈明昊交杂朗诵《邯郸记》。老炮霸着麦,旁边的小妞们谄媚地假嗨附和,那个场景真的好恶心,以至于整出戏都显得嫖气了起来。

回应

孟京辉:“临川四梦”本来就是一个非常庞杂、上天入地的东西,有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在里面。汤显祖当时所处的社会,晚年时期的社会状况,他笔下所反映的社会现实,其实跟现在都挺像的。四部作品里有各种重合的部分,也有啰唆,毫无关系的部分。好多专家、观众其实只是理解汤显祖故事的一面,而没有理解他精神的层面,这是一个文化上的遗憾。我希望通过自己当代视点的努力,能在这方面有所思考,对文化状态有一个梳理。

争议2

观众反馈:作为一个大导演,这部戏既没有对于人性问题的挖掘,也没有对汤显祖的再次解读,而是用一些自己惯用的,或从别人那儿借鉴的形式拼凑在一起,非常让我失望,甚至气愤。一个导演只是有些暴力、性、粗口,打擦边球的感官刺激,搁在这个戏里,有必要吗?看得人生理不适。一点都不像一个成熟的导演。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