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观察 > 正文

阅读是国家行为

2017-04-12 15:30:57    北京日报  参与评论()人

进入四月,又是世界读书日到来之时。报上有一则书讯,介绍一本书《当图书进入战争:美国利用图书赢得二战的故事》。二战期间,美国为克服军营的枯燥冷寂,提高士兵士气,向军队提供了1.2亿本“军供版”图书。为方便战地生活,还特别制作成小巧、轻便的开本。战争打赢了,这些图书功劳不小。一个战士,配发枪支、罐头的同时还配发图书,这再次说明,精神与物质同样不能少。也说明阅读是一种国家行为,要由国家来具体组织实施。

这使我想起我曾经受益过的国家阅读行为。上世纪50年代,我小学读的第一套课外书是儿童版的《西游记》等四部古典名著。60年代,中学时读的是学生版的《中华活页文选》,只几分钱一页。普及版的《历史小丛书》、古典文学丛书,只一两毛钱一本。就这样把我引入知识的殿堂。大学期间到农村参加运动和劳动,又知道当时国家还有专门的农村版读物,价格低廉。这些书不知道培养了多少农村通讯员、教师、作家等农村知识分子。这都是那个时期的国家阅读行为,动用了最好的专家学者为读者编书——历史小丛书就是由著名历史学家吴晗主编;许多“小人书”都是名画家来画,如名画家刘继卣的《东郭先生》《武松打虎》。那是一个百废待兴、国家亟需提高劳动力和公民素质的年代。所以加紧普及知识,不玩花架子,对症下药,种瓜得瓜。就像战时给军队配书,书是要当枪使的。

现在阅读形式发展了,有两大块。一是纸媒的书报刊阅读,二是电媒的电视、网络、手机阅读。对于阅读,我们现在年年喊,但是洪水泛滥,放任阅读,没有实效把控,甚至还有误导、误读。作为纸媒近年我们也组织了一些大型出版工程,如古籍整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等。但这些工程主要是针对专业队伍的,是地标性建筑,不能解决平民百姓的住房。而孩子们的阅读反而是教辅成灾。电媒更有点不知所措,见利忘义,什么抢眼播什么。打开电脑工作,总要先强跳出几条八卦,强迫你阅读。有一次主动阅读对我刺激更深。去年“九·一八”纪念日,又是郎平带领中国女排拿奥运冠军的日子,我急忙打开央视频道,却看到两个经济专家的专题节目:讨论王宝强离婚,家产该怎样分?至于手机、网络就更是粉色间黄色,八卦加明星,劳模、功臣、平民靠边站。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