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观察 > 正文

“电荷不存在”论文系造假炒作,民科能获得官方认可吗?

2017-05-12 13:45:56    澎湃新闻  参与评论()人

5月6日,一个名为“青年传媒”的今日头条号发布了一篇文章,标题为“重磅,中国科学家发现电荷并不存在,将改写教科书!”。在论文首页,作者信息显示为云南大学物理系凡伟。该论文还出现在中科院科技论文预发布平台上。

中科院论文预发布平台在其首页发布撤销“凡伟”论文的声明。  中科院论文预发布平台官网 图

在几天的发酵和调查后发现,所谓的“电荷不存在”论文即将发表是典型的学术造假新闻,不仅论文获得1973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约瑟夫森教授的评审和推荐是假的,就连作者凡伟本人的身份也是假的。现在,发布消息的头条号“青年传媒”已被今日头条封禁,其发表在中科院科技论文预发布平台上的论文也已被撤稿,凡伟还被列入非诚信作者黑名单中。

真相曝光后,凡伟承认是自我炒作,但表示这样做都是被逼无奈,因为国内外封杀民科,必须搞到正规身份才能不受歧视。

与民科的相对应地身份应该是“官科”或“正科”,也即体制内和学术共同体承认的科学家或科研人员身份。要从民科“转正”,不说难以上青天,其间也肯定横亘着巨大的鸿沟。所以,凡伟认为民科的晋升和改变身份就如同“欲得官,杀人放火受招安”一样,要走不寻常的道路。

这正是民科的一个典型特征。民科的基本特点是:对科学具有狂热而近乎执拗的热情,但不曾接受过基本的专业训练,往往希望一举解决某个重大的科学问题,并试图推翻某个著名的科学理论,或者致力于建立某种庞大的理论体系,但不接受也不了解科学共同体的基本范式,因此不能与专业人员进行基本的学术交流。

不过,凡伟倒是尝试与专业人员进行交流,可惜听不进专业人员的意见。2013年,凡伟就把自己的成果“电荷是不存在的”一文通过邮件发给中科院院士雷啸霖进行探讨,后者的总体态度是,对其大胆探索的精神予以鼓励,但对文章结论并不认同。原因是,雷先生认为自己不是这方面的专家,确实不懂,但更重要的是,新的模型(理论)不但要能解释原有模型(理论)可以解释的所有实验结果,还必须解释原有模型(理论)不能解释的实验结果,才能被科学共同体接受,而且新的理论必须一点一点加以检验。但凡伟胸怀大志,不愿只是在电磁学上推翻旧理论标新立异,另外还有三四个“创新学说”,分别属于电磁学、经典力学、量子力学三个领域,大有要横扫物理界之势,这显然也是不了解、不遵守科学共同体的基本范式的表现。

此外,在凡伟所说的对其肯定的某知名大学副教授沈老师看来,凡伟的论文既无通顺的逻辑过程,也无新概念、新公式、新预言,只是把老概念、老公式重新组织理解了一下,但理解也是错的,只能算高中生练笔。对于这些意见,凡伟当然听不进去,还把沈老师作为他的论文的“实际上的第二作者”,发布在假新闻中。这些做法都表明,凡伟的确是一位地地道道的民科。

不过,对于民科这顶帽子,沈老师并不认同,而给予了另一种标签,称为“病态科学”,即主观上强烈希望自己的理论是对的,但是实际上不是这么一回事。这个定义与伪科学相似。那民科是否就完全等同于伪科学呢?当然也不是。因为科学史上不少科学研究成果都是民科首先发现,后来才逐步完善的。这就涉及民科如何体面而优雅地蜕变,成为“官科”或“正科”。

爱因斯坦的民科身份转为“官科”身份固然是一个典型,但中国数学家华罗庚和印度数学家拉马努金的身份转变或许更有启发性。也就是,饭要一口一口地吃,要先易后难,以符合科学界的范式和规矩来讨论和证明问题,提出问题,列出证据,加以证明,进行逻辑推导等。

华罗庚最初也是民科,他的起步和被认可是因为首先提出了数学家苏家驹于1929年发表于上海《学艺》7卷上的《代数式的五次方程之解法》中的问题。华罗庚认为苏家驹的文章在一个十二阶段的行列式中有计算差错,便写了《苏家驹之代数解法不能成立的理由》的论文,于1930年发表于上海《科学》杂志。华罗庚的论文后来引起了清华大学熊庆来教授的重视,华罗庚即被荐入清华大学任教。

华罗庚从民科步入“官科”的重要原因是,其论证有证据也有逻辑,才得到学界,尤其是熊庆来教授的看重。而印度天才数学家拉马努金从民科转变为“官科”在电影《知无涯者》得到更充分的描述和阐释。

生于印度坦焦尔区埃罗德的拉马努金因家境贫困未能受到良好教育,但1904年获奖学金入贡伯戈纳姆大学学习,却因偏科未能毕业,但是拉马努金从小就表现出数学才能,并且带有一种极其典型的民科特征。其特点是,以直觉导出公式,不喜欢进行论证,也没有逻辑推导过程,这显然不符合科学规范。

但拉马努金是幸运的,他给英国著名数学家哈迪去信,陈述自己在数论方面的研究结果,并列举在其他研究领域猜想。哈迪感到,这或许是一个可以打造的璞玉,于1914年推荐并资助他进入剑桥大学深造。由此,拉马努金成为哈迪的学生,又是哈迪的合作者。此后,拉马努金终于接受到了科学思维的启蒙和科学规范的训练。哈迪对拉马努金的最基本的科学素养和规范养成的训练是,要求其不要像在家乡那样以民科的作法只提出理论或结果,要求其在得出每个结论前,都要有问题的提出、论证、逻辑推理、算法等过程,就像做米饭一样,要把选择不同的稻米、淘米、加水、用什么锅和火,凉水还是温水或沸水加米,需要多长时间,以及做成的米饭是硬还是软的原因进行分析,才能得出米饭是否好做和如何才能做好的结论一样。

经过这样的专业训练和科学范式的打磨,拉马努金才和哈迪一道在后来获得大量的研究成果,涉及素数分布理论、整数分拆、椭圆函数、超几何函数、发散级数等,并获得世界学界的认可。

科学的发展历程中其实不乏民科蜕变为“官科”或由“官科”收编的事例,这既是社会繁荣、经济发展的一种必然现象,也是人类文明提升的重要标志。在这个过程,既需要像熊庆来、哈迪那样慧眼识珠的伯乐,也需要大量类似凡伟的民科接受科学的启蒙、训练和培养,按规范的科学方式从事科学研究以提升自己,才能获得优雅甚至是华丽的转身。而凡伟选择的电磁学并不像数学那样只是理论的探索,而是需要理论与实验的相互印证,正如李政道和杨振宁提出宇称不守衡假说,但还需要由吴健雄等人在实验室加以证明一样,从事这样的研究起步太高。如果选择从更为基础的学科做起,也许更有可能从民科蜕变为“官科”。

关键词:民科电荷论文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精彩高清图推荐: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