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观察 > 正文

用本雅明、博尔赫斯的眼睛,看今天的民谣

2017-05-16 14:53:53  东方历史评论    参与评论()人

这个世界会好吗?忘记一些隐秘的委屈/在回头观望的时候丢失了自己/我那不受把握的身体/从某一天开始就在寻找你。

——李志

我们渴望听到各种故事。民谣,充满了诗意与普适情怀。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历了一系列深刻的社会经济变化,中产阶级快速崛起,乡土社会不断的分崩离析,城市变得越来越庞大而面目全非。在日渐增长的生活压力中,许多人没有完整的时间去读一个完整的故事,时间和空间一样,被挤压、折叠,一减再减。“伴随式阅读”趁势而起。民谣,便是一种伴随式的阅读。

附:以下内容转载自  东方历史评论(ID:ohistory)公号。

本雅明:“故事部落”的兴衰

想象这样一个部落:这个部落的成员来自各个阶层,他们分布在各地,平时并不互相联系,但是他们讲的故事却在社会不同阶层流转,这个部落里的人被叫做“讲故事的人”。

很久很久以前,这个故事部落分成两个截然不同的类型,这两种人的生活没有什么交集,他们讲的故事也相去甚远,但是他们可能共同被当作某种吟游诗人。他们当中,一种是一辈子没离开故土、勤勤恳恳的老农,知道所有当地的神话、传说、笑话、八卦, 他可能没受过很高的教育,甚至目不识丁,但是讲起故事来却让村民都听得津津有味。另一种是离乡背井、常年在外游荡的海员或商人,他们会把自己的见闻变成故事。就像一句德国谚语当中说的那样,“当一个人去旅行了之后,他肯定有什么可以讲讲的。”

一直要到欧洲的中世纪,部落当中的这两种不同类型的人物才深层次地达到了某种融合。这最明显的就是体现在工匠阶级当中,那些工匠师傅和旅人往往同室而居,而且为了做一个行会认可的工匠,那些师傅在年轻的时候必须要有长期游历的背景,只有在经验累积足够了之后,那些工匠才能回到家乡,稳定下来,开他们自己的工作室。这些人既有本地的经验,又有旅人的眼界,可以同时讲述近处和远处的故事。

这就是欧洲哲学家本雅明在《讲故事的人》一文开头构建的一个基本形象。然而,随着现代化的进程,原来那个讲故事的部落逐渐衰落,取而代之的是现代小说,而小说的兴起,又与现代印刷媒体的兴起密不可分。如果说原来的传播手段主要是讲述、歌唱和倾听,那么小说的主要传播手段和接收途径则是以个人式的视觉性阅读为基础的。在本雅明看来,现代媒介的革新,导致了传统意义上的“故事部落”的衰落。

1234...全文 5 下一页
关键词:民谣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