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观察 > 正文

对制造“非遗古火”,没必要祭出刑事重拳

2017-06-30 10:10:16    新京报  参与评论()人

■ 社论

同样的案例被判免予刑事处罚,河北赵县要不要借鉴一下9年前浙江泰顺县的做法?

据新京报报道,今年79岁的杨风申,是河北省赵县“五道古火会”的会头,他也是“古火”这项“省级非遗”的传承人。但是在做了20年烟花之后,他于去年被拘留,后被法院以“非法制造爆炸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

他提起了上诉,目前还在焦急等待二审的结果。

一边是省文化部门的“非遗传承人”的大红证书,证明杨风申制造“五道古火”烟火的正当性;一边却是公安冰冷的手铐以及法院一审判决认定其行为构成犯罪。这让人无所措手足。

的确,警方从杨风申家里搜出烟火药15千克、“梨花瓶”成品200个,这些是“爆炸物”;杨风申本身也没从公安部门、安监部门那里取得火药的制造许可证,这一切满足了“非法制造爆炸物罪”的构成要件。但是,从犯罪的性质构成来说,犯罪应满足严重社会危害性、应受刑事惩罚性。

但杨风申没有主观恶意,其自制“古火”烟花,20年来一直没有用于非法犯罪活动,或者流向社会,其行为没有“非法制造爆炸物罪”所应有的社会危害性。对杨直接套用刑法,有没有机械适用法律之嫌?

有人会问,无论杨风申是不是“非遗传承人”,他家的无证生产火药一旦发生爆炸,这样会对邻里构成安全危害。但是,真的发生伤亡事故,杨风申应该被追究的是“安全责任事故罪”,这个罪名反而比现在没有造成危害的情况下追究的“非法制造爆炸物罪”要轻得多。

显然,作为“非遗传承人”杨风申私自制作火药,本身是一个行政违法问题,破坏了火药生产的管理秩序,而不是像“非法制造爆炸物罪”所指向的,通过制造爆炸物严重挑战社会安全。

早在2008年,浙江温州市泰顺县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药发木偶戏”也曾遇到类似问题,当时传承人周尔禄因涉嫌“非法制造爆炸物”被刑拘后,法院还是认定其主观无犯罪故意,且没有造成社会危害,一审判决周尔禄免予刑事处罚。

河北赵县要不要借鉴一下9年前泰顺县的做法?

此外,将一个年近耄耋的“非遗传承人”关进监狱,社会效果、法律效果真不见得好。

关键词:五道古火烟火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