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观察 > 正文

钱穆:文化之“化”与文明之“明”

2017-07-11 15:56:21    寰视书社  参与评论()人

原标题:钱穆:文化之“化”与文明之“明”

钱穆丨文

直到今天,什么叫文化?什么叫文明?有人加以区别,有人不加以区别,随所喜欢而使用。这些我们不再去仔细讲。

在我们中国,早先看见西方用Civilization,我们翻译为“文明”。前清时代,便有文明戏、文明结婚等种种话头,又常说文明人与野蛮人。

到了后来,我们又注意到Culture这个字,译成为“文化”,于是就有所谓文化人、文化界、新文化运动等种种话头了。

其实Civilization和Culture这两个字,都是很近代才有的,所以可说是他们西方人很近代才有的观念。但我们拿中国古代早就原有的“文化”“文明”二字来翻译,却是很有意义的。

我们《易经》上有所谓“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的话。所谓“观乎人文”,“文”是指的什么呢?简单讲,文就是花样。譬如我们画一条横线,一条直线,一纵一横,一经一纬,这就成为一个花样,这就是“文”了。又如画一条粗线,又画一条细线,粗细相形,也是一个花样。或者画一条黑线,画一条白线,又是一个花样。人相处,有大人,有小孩,有男人,有女人,就有种种花样。

中国古人说,我们看着人相处的种种花样,就可懂得如何把来“化成”一个“天下”了。即如我们有男人,有女人,男女可以配成夫妇,那就化成了家庭。家庭是社会的开始,所谓“人道造端乎夫妇”。夫妇生了小孩,有老人,有年轻人,就有父子、兄弟。扩而大之,就有亲戚、朋友、乡党、邻里,这就造成了社会。再由此造成国家,又再上便造成了天下。

所以说“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这是我们中国古人的文化观。

这种文化观,可以说是有体有用的。“人文”就是一个“体”,就是一个客观事实。因为人生是有很多花样,并不是清一色的,有男有女,有老有小,有智有愚,有穷有富,有强有弱,有苦有乐,种种色色,这是人生的花样,即是“人文”。

人既然能在此花样百出的人文中相安相处,就拿这个道理放大,就可以“化成天下”。这个天下是个各色人可以相安相处的天下,那便是“文化”的天下了。所以“化成天下”就是“用”。人同人的种种花样,这是一个自然的体,也是一个文化的基础。

关键词:钱穆文明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