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观察 > 正文

个体不要轻易被“寒门难再出贵子”所击倒

2017-08-07 10:01:10    新京报  参与评论()人

新京报插画/陈冬

他山之石

面对“寒门难再出贵子”的可能,个体要有积极的心态。有时要比较的不是家庭出身差别巨大的同辈,而是自己的父辈,如果能够比上一代前进一些、改善一些,就是进步。

近日,澎湃新闻对全国高考状元发出了一份“2017年高考状元问卷调查”。调查显示,40名高考状元中仅6位来自农村,其余均是城镇户口。

不少人据此指出“寒门难再出贵子”,特别是高考状元熊轩昂的一席话更是对上述看法加了注脚,他说“现在的状元都是这种,家里又好又厉害的。”是的,这个孩子指出的,其实是社会学研究领域中早就指出的事实。

已故著名社会学家陆学艺先生在2002年和2004年领衔分别出版过《当代中国社会阶层研究报告》和《当代中国社会流动》两本书。这是两本具有广泛社会影响的著作,前者指出了中国社会的复杂性,并对社会十大阶层做了分类;后者指出中国社会流动出现了“固化”问题,即从一个阶层到另一个阶层的变化困难加剧,可能性变小。这也是后来大家都熟悉的社会阶层变化中的“板结化”问题,表现在社会实践中就是“拼爹”、“官二代”、“富二代”、“穷二代”等。通俗点讲,就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孩子会打洞”。

实事求是地讲,每个社会中,上一代具有的政治资本、经济资本和文化资本,不可避免地会影响到下一代,会对下一代的就学、就业、发展机会、人生理念等,产生重要影响。正如调查中所显示的那样,很多状元都出现在教师家庭,而且家长学历很高。就文化资本而言,这属于正常状态,不管是教育理念、教育方式,还是教育陪伴时间、教育熏陶时间,这样的家庭往往都比其他家庭更胜一筹。

但对个体而言,面对“寒门难再出贵子”的可能,要有积极的心态。有时,要比较的不是家庭出身差别巨大的同辈,而是自己的父辈。事实上,只要能比上一代前进一些、改善一些,就是进步。这看上去有点像“阿Q的精神胜利法”,但事实的确如此,就像每个人自身的天生禀赋就有差别,好多时候没有比较的可能性。也正因此,个人成长只要在纵向比较中,自己有进步就可以了,跟别人的横向比较只能是个参考。同理,我主张在代际变化中,比较的不是同代人,而是自己的上一代。只有这样,个体才能保持健康积极向上的心态与精神。事实上,在和平时期,任何一个正常运行社会的阶层变化都不是激烈而迅速的。

但是,对国家与政策制定者来说,应该特别重视社会阶层固化的问题。每个人的出生起点不一样,但生命过程中的社会规则应该是一样的,需要有体现公平正义的规则来保障每个参与者的机会,就像公务员的“逢进必考”规则,可以更多地屏蔽掉“拼爹”现象。

概而言之,面对高考状元反映出的“寒门难再出贵子”的社会可能,个体要有积极心态,要找好坐标,不被击倒,继续努力;而政策制定者也要有积极行动,要给奋进中的个体以明晰的规则,让个体有改善自己阶层状态的希望。

□任孟山(中国传媒大学副教授)

(责任编辑:刘畅 CC002)
关键词:高考阶级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