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观察 > 正文

禁行纳粹礼,德国为什么要严惩历史无知?(3)

2017-08-11 13:57:33    新京报书评周刊  参与评论()人

《永远活在希特勒阴影下吗?》

作者:海因里希·奥古斯特·温克勒

译者:丁君君

版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11年6月

“历史中的德国曾经是西方的一分子,德国参与构建了西方世界,却不止一次地游离西方之外,最后一次游离引发了世界历史上的一场大灾难。”

平息青年人运动后,德国自由派政府努力对纳粹罪行表现出悔悟,主要体现为社民党总理勃兰特在外交上施行的“新东方政策”。这一政策以勃兰特的“华沙之跪”为主要分界点,缓和了同东欧原纳粹受害国的外交关系。1970年12月《华沙条约》签署日,勃兰特在华沙犹太人纪念碑前下跪,为犹太死难者默哀,勃兰特坚持这一跪的合理性,认为在德国的历史负担下,他做了“一个人所该做的”,如果有人反对,他会提醒他们“不要淡忘那几百万被屠杀者”。“华沙之跪”可以视为德国政府迈出反思纳粹罪行的重要一步,受此影响,大批东欧原纳粹受害国与德国和解,为德国人民的悔悟创造了良好外部条件。

通过60、70年代的调查数据看,德国人民已经具备反省意识并不断深化。对于问题:“你是否认为纳粹政权非正义、罪恶?”1964年有54%的民众赞成;到1978年则有71%的民众赞成。对于“是否追究纳粹罪责?”1969年有67%的民众赞成同过去告别,23%的民众赞成追究到底;1979年有50%的民众赞成同过去告别,36%的民众赞成追究到底。可以说,青年人一代从内部打破沉默记忆、勃兰特从外部推动和解的外交战略,从两方面为反省大屠杀奠定了基础,促使德国人民开始摒弃沉默,具备反省意识的人群不断扩大。但从意识层面看,纳粹罪行历史记忆还未达到统一与规范,而这些则要等到德国统一前后的科尔时期。

科尔时期(1982-1998)

反省历史是整个社会的责任

德国统一前十年,因为有前任勃兰特主导下奠定的悔悟基础,德国人民已经不再回避纳粹历史问题。而等到保守派、基民盟党人科尔上台,这一良好局面则出现短暂波动。科尔期望宣扬德国历史积极面、减少纳粹历史的消极影响,树立德国人新的民族自信。他不断进行淡化纳粹历史记忆的尝试,却遭到激烈地抵制,反而迫使以他为代表的保守派加快推进反省纳粹历史记忆的规范化与永恒化。

代表事件之一是1985年二战纪念活动。活动前夕,里根与科尔一同造访纳粹公墓招致不满,科尔辩称墓地安葬者都是“无力反抗征纳粹强征能力的年轻人”。但慑于民意,在随后的庆典,科尔便改为正视历史罪责的姿态,他坦陈:“大屠杀是德国历史上最黑暗的一章”,德国人“不能也不愿意将之遗忘”。

同为基民盟党人的总统魏茨泽克,则在5月8日的演讲中强调德国所有人,无论是否有罪,无论男女老幼,都必须承认历史。这一演讲向世界展示了德国在历史问题上的反省基调。当年4月,联邦议院便通过《刑法典》第130条明文规定公开否认或美化纳粹罪行,将处以刑罚,实现了纳粹罪行记忆的制度化。政界的这股反省历史的思流,随后蔓延至知识界。

代表事件之二是1986年关于大屠杀独特性与否的“历史学家之争”。1986年保守派历史学家恩斯特·诺尔特指出希特勒种族屠杀与20世纪上半叶出现诸多暴力、灭绝事件性质相同,所以奥斯维辛并非独一无二。左派代表哈贝马斯坚持纳粹罪恶的独一无二性,抨击这种将纳粹“灭绝犹太人”不看作是德国“原创行为”的言论。左右两派以此为议题掀起了持续数月的“历史学家之争”,最终左派知识分子获得支持。历史学会主席克里斯蒂安·迈耶在当年明确肯定“德国在1933年至1945年间所犯下的罪行”都是“独一无二的”。因此,德国人民的义务就是要恰如其分地记忆这一切。“历史学家之争”在理论层面上深化了德国人民对纳粹罪行性质的理解、刷新了他们的反省意识。

代表事件之三是统一后1996年又一场关于“普通人是否有罪”的争论。1996年美国学者戈德哈根在其著作中指出德国人有能力不参与杀人的活动,但是大部分人抱着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心态屠杀了犹太人,也正是排犹主义使普通德国人充满大屠杀的狂热。

德国知识界不愿接受这种罪责普遍化的观点,他们对这种大屠杀惟一论提出异议,外交部长克劳斯·金克尔也拒绝接受罪责普遍化的观点,他指出:“罪责永远是个人需要背负的,而非集体应该背负的。”不过,广大德国人民却支持戈德哈根的观点,读者在致《时代周报》的信中指出:“戈德哈根是正确的,这些行刑者都是十分正常的人,是像你我一样的普通人。”争论在理论上使得承担纳粹罪责的人群扩大至全体德国人民,极大深化了人民的反省意识,促使每个人都开始主动承担纳粹罪责,表明反省价值观在德国社会的基本确立。

结语

理解和尊重德国法律上的禁忌

对于纳粹历史的反思,不仅是坚持政治正确,更是整个德国社会反省历史后得到的共识。纵观联邦德国战后至今的岁月,上至政治家下至普通百姓,普遍接受“纳粹罪行独一无二论”、“普通德国人有罪论”,任何否认与美化纳粹历史罪行的行径都会受到抵制和制裁,说明树立历史反省意识已经成为德国社会的主流。无论代际更替、国内外政治风雨变幻,德国都在一步步不间断地推进对历史的反思、深化对历史责任的认识。反省记忆的成果,也通过法律等手段被规范化,于是才有了严苛的涉及历史的规则。



《德意志帝国:一段寻找自我的国家历史(1848-1918)》

作者:[德] 米夏埃尔·施蒂默尔

译者:李超

版本:中信出版社 2017年10月(预)

“德意志帝国的历史,就是德国的近代史。”

一百多年前由俾斯麦缔造的这个民族国家,显然已摒弃了一战时激进的军国主义、二战时狂热的法西斯主义,不再被视为世界的威胁。德国通过缔结《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全然融入了欧盟的大家庭,通过接纳难民获得世界的赞誉,也通过对历史的郑重态度,重建着世界对他们的信任。

对于我们来讲,了解德国,不仅仅关乎德国法律上的禁忌,更要从他们的历史遗产和民族精神上理解和尊重他们。也让我们得到借鉴,如何以成熟理智的姿态对待民族的历史遗产。

本文为独家原创内容。作者:李超;编辑:阿东

(责任编辑:刘畅 CC002)
关键词:纳粹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