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观察 > 正文

明星“人设”崩塌,是当代文化工业所能生产的最终剧本?

2017-09-19 09:56:47    新京报书评周刊  参与评论()人

原标题:明星“人设”崩塌,是当代文化工业所能生产的最终剧本?

互联网时代的热点总是突如其来地爆发,又迅速烟消云散。以至于现在回想起上一周关于艺人薛之谦的八卦故事,竟然有些恍如隔世之感。但“追剧情”的节奏暂时停了下来,或许才是静下心进行一些思考的好时机。

薛之谦是从选秀节目出道的歌手,在娱乐圈起起伏伏多年之后,最后竟因为微博上“段子手”的形象走红。凭借一条条搞笑的段子,和表现尚好的歌曲作品,他的微博粉丝,超过3000万。而就在前不久,薛之谦在微博上高调宣布与前妻复合,又被认为是“深情”的表现。谁知5天之后,模特李雨桐公开指控他玩弄感情及金钱欺诈,并在之后几天不断公布新料。被戏称为“要锤得锤”的爆料过程,令围观群众纷纷感慨:“薛之谦的人设彻底崩了”。



薛之谦的身份认证为“原创歌手”,目前粉丝超过3700万。

我们不想去讨论这一娱乐事件本身的是是非非,而想关注的是:“人设”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它成为现今娱乐明星们想要走红和吸粉的法宝?“崩人设”又为何经常发生?

在热闹跌宕的娱乐新闻背后,今天这篇文章的作者看到的,有文化艺术的匮乏危机,也有对“轻浮”时代的忧虑。

撰文 | 谌幸

人设时代,留给艺术的空间更稀少

通过“人设”走红,有着符合时代潮流的幸运。小花中杨幂自黑成风尚,演技派男星不乏刘烨、邓超靠“抢沙发”与神经质长久活跃在社交平台,美国大表姐詹妮弗·劳伦斯的神经大条与口不择言常常引发舆论冰火两重天……众多“人设”下的薛之谦是颇具代表性的一个。薛之谦的成功,背景是华语乐坛越来越荒芜的现实。很难指责他没有作品,但他的走红也一定与其用心经营的个人形象有更大关系。

在网易云音乐上,《演员》这首歌下对薛之谦的评价是这样的:被唱歌事业所耽误的青年相声演员。而薛之谦本人也在采访中直言:不想当段子手的商人不是好歌手。作为“段子手”翻红的薛之谦,曾经在微博中低姿态的po出内心心路,自认粉丝关注他,先是因为广告策划案,然后是段子,然后是容貌,最后才是他写的歌。



薛之谦在几年时间里持之以恒地在微博上发搞笑、自黑风格的段子。

自嘲的同时也树立起通过做生意来支持自己音乐梦想的人设——歌手身份被薛之谦放在了梦想的位置,低姿态为梦想赚钱的人设无疑引起了大众共鸣。至于在综艺节目中类似“你神经病啊”的口头禅,表演精分大声喊叫的戏码,似乎也都成为了粉丝眼中“真性情”的部分。即使是离婚,也让人感受到“人设”中的深情一面。粉丝相信他们的偶像“有多不正经,就有多深情”——即使此时表象与本质分离,无法统一互相作证。

人物设置原本是影视作品、游戏中的词汇,但在泛娱乐化的今天,人设显然已经进入了文本之外的社会语境。在无所不在的摄像机帮助下,明星的性格、特质逐渐独立于作品之外,在访谈对话、游戏任务中展现给观众。通过一次次看似无加工的自我呈现,形成对粉丝群体的吸引。综艺、微博吸引产生大量粉丝后,明星对“人设”的追求也随之出现。多重身份的杂糅,似乎让人设更多重,但事实却不难发现,无论是歌手,段子手,商人还是演员,大众对于人设下明星的想象其实早已局限。人设让艺人,在拥有典型化魅力的同时,也止步于这些身份定义和人设标签。

明星是文化工业下的成果,文化工业将艺术祛魅,当偶像变成了几个词语就可以概括的符号,神秘感在私人生活与个人性格的曝光显露前荡然无存。神秘意味着丰富的可想象空间,正是真艺术的领土地;标签意味多种可选择类型,导向了名利场的生意经。明星的人设框架下,个性标签、个人段子再多,依然弥补不了这种因神秘感消失,而带来的想象匮乏。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