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观察 > 正文

宣传品也算衍生品?国产电影衍生品才刚刚起步!

2017-09-26 10:01:26    文创产业评论  参与评论()人

电影产业的发展已经不仅局限于冲击票房冠军。在中国电影高速工业化的当下,如何做好“影视后工业化”发展,实现依托电影IP的衍生品变现才是长久之计。本文转载自新京报,有删节,转载请注明出处。

众所周知,对好莱坞这样的成熟电影体系来说,影片票房只是其收益的一部分,很多视觉类突出的电影(如超级英雄电影、动画幻想类电影)利润的大头都来自于电影衍生品和周边开发。

随着国内电影市场的进一步商务深化,越来越多的华语电影都开始了不同程度的衍生品开发与尝试。从电影到衍生品的路上,包含着不同层面的授权、与放映周期的结合、产品的设计、品牌的联合等众多复杂的层面。

什么样的电影适合开发衍生品到什么程度?应该如何增加电影内容和衍生品消费者之间互动,让品牌和电影形成互哺的良性循环?新京报带着这些问题采访了阿里影业IP商业化整合开发资深总监董方、光线传媒电商部副总经理李慧、《绣春刀2:修罗战场》策划人兼项目总监常耀华、《破·局》监制黄志明,以及动漫形象“阿狸”原创作者徐瀚。

部分影片只有宣传品

就国内而言,绝大多数情况下衍生品都只针对某一部电影。在产业的发展阶段,电影本身具有诸多不确定性,所以大量的衍生品也就被简化成了服务于电影票房、视频点击率的宣传品,相关设计、授权合作等策略都是在影片上映前后才制定。而高质量、拥有长期持续销售力的衍生品往往伴随着高昂的时间成本,比较复杂的工艺品单开模可能就需要半年或一年,简单的也要三个月左右,这对于部分上映仅一个月,话题度、生命力甚至低于两个月的影片来说实在是有些强求。

衍生品销售受挪档影响

在《绣春刀2:修罗战场》策划人兼项目总监常耀华看来,《绣春刀2》的衍生品同时具有宣传品和商品双重属性:“衍生品销售收益我们和厂家都有利润分配,其实这两者之间有互相促进的作用,我们更希望这个东西能对我们的影片宣传起到服务作用。”实际情况也证实,在《绣春刀2》上映期间,自由酷鲸通过神马好玩与天堂伞合作的“修罗·红颜系列竹语伞”预售销量不错——淘宝众筹超过6000人支持,筹得超过100万元。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