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观察 > 正文

如果“平庸之恶”是人本性使然,那善良能有多大力量?

2017-09-27 14:42:26    新京报书评周刊  参与评论()人

原标题:如果“平庸之恶”是人本性使然,那善良能有多大力量?

二战中,希特勒纳粹对犹太人的大肆迫害,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恶之一。之后,阿伦特在《艾希曼在耶路撒冷》中第一次用了“平庸的恶”的说法,用以形容在纳粹党内“恪尽职守”地处理犹太人事务的阿道夫·艾希曼。现在,这一说法已经成为大众熟知的概念。

是的,普通人的人性中也都有恶的一面。在黑暗的环境里,在由恶行主控的机制里,它就会被不自觉地激发。我们不能否认环境因素的重要性,但与此同时,人性中是否也一直存在善的一面?即使在最恶劣的环境中,良善的一面是否仍然能促使人有勇气对恶说“不”?是否能够起到维护与抵抗的作用?

这是今天的文章要讨论的严肃问题。在动荡的时代,那些“美丽灵魂”的故事是文明的光辉。但我们的思考,不应止于感动。

撰文 | 陶林

一个严肃的哲学问题,人性中的善良对于一个堕落世界所起的最低限度的维护,究竟能有多大?更具体地说,当环境出现问题,人人都去作恶而不自觉、人人都满腔正义拿起石块砸妓女的时候,个人如何从良善的常识本心出发,拒绝行恶,甚至挺身而出阻止作恶?这些问题,从刚刚摆脱原始野蛮状态的轴心时代,就在类似《圣经》这样的原典里被提出过。多年以来,问题被刻在木板上、石头上、写在传世经卷中,而答案却一直在风中飘荡。

古人说,“恻隐之心,人皆有之。”可是,比之蓬勃的欲念和破坏的冲动,“一念之间”的善行可能是非常小概率的事件。如同暴风雨中的烛火,需要异常努力的守护才能做到。然而,美国记者埃亚勒·普雷斯所写作的《美丽灵魂——黑暗中的反抗者》一书,却讲述了四个在暴风雨中守护烛火的故事。



《美丽灵魂:黑暗中的反抗者》

作者:埃亚勒·普雷斯

译者:刘静雯

版本:中信出版社 2017年5月

作者通过四个故事,力图找出当个体遭遇道德困境,即其面临的群体性行为与一贯信奉的道德伦理原则产生直接冲突时,是什么促使该个体在几乎孤立无援的环境下敢于冒险对己方阵营说“不”。

人类的每一寸进步都需要艰难跋涉

《美丽灵魂》容纳了四个不相关的故事:1938年,一位瑞士警官违抗瑞士当局的移民法令,非法庇护犹太难民,结果他的这一善举即便在1945年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以后,依旧受到周围人的压制和不公待遇,直至他在贫困和窘迫之中郁郁而终;1991年,一名塞尔维亚平民在巴尔干种族屠杀中冒死拯救敌族难民——因为违抗了种族的集体意志,他几乎为此而丧生;上世纪90年代末,一名以色列士兵公然违抗军令向巴勒斯坦难民提供人道援助,并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2001年,一名普通的纽约投资经纪人不顾被踢出行业的威胁,毅然揭发自己所服务的公司制造的金融骗局。

这四个故事很像一幅层层重叠的“云图”,通过距离我们并不是很远的真实事件,多角度地诠释了“美丽灵魂”的含义。通过阅读,一方面可以从这些义人身上获得良善的力量,一方面它也提醒我们深思所面临的困境。恰如鲁迅先生深刻认识到的,人类文明是通过极大的代价换取缓慢的进步,成片的树林塌陷才换来一小块煤。从古至今,人类每一点的进步,都需要经历太多的劫难才能换取。



一位母亲和她的孩子们步行到毒气室。这是二战期间的著名照片之一。

大屠杀、种族灭绝和种族清洗、隐藏在意识形态绞杀背后的利益冲突,是人类历史不可避免的黑暗面,几乎也是个难以治愈的顽疾。我们没法记住太多在历次屠杀中无辜被害者的名字,也没法细细分析让这些罪恶能够持续的人性之恶,可能未必就如阿伦特所谓的“平庸之恶”能概括的。《美丽灵魂》所陈述的四个故事线,正好折射了人类经历过20世纪的主要类型的杀戮:种族灭绝、意识形态冲突、民族隔离……

在无尽血海中,可以见到一株美丽的小花,我们更乐于记住,山洪暴发般的灾难中那些闪亮的人性闪光面的名字和他们的义举。那些拯救者,那些善人,那些守义之事,成为绝望之中的一丝希望。比如,拯救犹太人的德国工厂主辛德勒;冒死签发生命过关签证的西班牙外交官,为犹太人避难上海提供援助的中国外交官何凤山;在南京大屠杀中援助受害者的各国使节团和传教士,在卢旺达大屠杀中提供生命庇护的图西族饭店经理,等等。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