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观察 > 正文

看奥斯卡如何谈政治

2017-10-10 15:37:37    南风窗  参与评论()人

不过,历史事件在《逃离德黑兰》中的角色实际上是颇为暧昧的。这部影片所选取的故事—6名逃入加拿大使馆的工作人员被中情局特工化装为电影制作人员将其救出—在人质危机结束后的20年内始终是个秘密,直到20世纪末才在特工安东尼奥·门德斯所著的《伪装大师:我在中央情报局的秘密生涯》中被详细讲述出来。不难看出,这种避重就轻的选择让《逃离德黑兰》得以绕开重重陷阱,获得一个安全的讲述位置。比如,一个将伊朗与美国民众相互敌视情绪、官方新闻对对方的指责、人质所受到的恐吓等等平行剪辑的段落之后,紧接着呈现在观众面前的,却是一个非常冷静而温情的时刻,即特工门德斯在公寓里打电话给儿子。这样的处理一方面巧妙、似乎“不偏不倚”地处理了紧张的历史情境,另一方面也给门德斯一个“超然事外”的位置,仿佛整个历史事件对他来说没有任何色彩,只是阻挠他完成任务的困难要素而已。而片名“Argo”(阿尔戈号)更是把隐喻用到极致。它不仅仅是那部“假影片”和其中的那艘太空船,更重要的是,它提示着一个古老的神话,即希腊英雄伊阿宋乘坐“阿尔戈号”出海寻找金羊毛。此时,伊朗无疑是那个既有“金羊毛”又有“毒龙”的危险/诱惑之地,而门德斯也悄然披上了一层古希腊英雄的外衣,于是,整个营救计划便充满了历险色彩,从一次复杂、危险的政治事件蜕变为了一个紧张刺激的历险故事。

在个人英雄主义的弥合作用下,危机四伏、动荡不安的历史背景便如同褪了色般温和下来,而援救成功的事实也冲淡了外交失败带来的严重后果。这种“柔化历史”似乎别有深意:事实上,伊朗人质危机直接影响了当时的美国总统大选,令追求连任的民主党总统吉米·卡特败选,而伊朗选择在里根上任后的第二天释放全部人质,也无疑是打向卡特及民主党的一记耳光。以此为参照,政治立场上一直坚定站在民主党一边的本·阿弗莱克与著名影星乔治·克鲁尼(《逃离德黑兰》的制片方),恰选在民主党总统奥巴马追求连任之年拍摄、上映《逃离德黑兰》,其醉翁之意便也可知一二了。

迟到的“死亡确认”

如《逃离德黑兰》一样,《猎杀本·拉丹》也同样被指责为支持现任总统奥巴马竞选连任的工具。这个指责并不意外:作为奥巴马在任期间的最大功绩,海豹六队突袭本·拉丹行动的成功,在去年以影像的方式呈现出来显得颇为“及时”。为了回避美国总统大选的风头,发行公司索尼和导演凯瑟琳·毕格罗只得决定将影片映期从之前的10月份向后推迟了两个月。不过,另一部同样以刺杀本·拉丹为题材的小成本影片《海豹六队》却如期在11月份上映了。

关键词:奥斯卡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李钦潮国画山水欣赏

2017-10-10 12:55:20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