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观察 > 正文

看奥斯卡如何谈政治

2017-10-10 15:37:37    南风窗  参与评论()人

有趣的是,《猎杀本·拉丹》与《逃离德黑兰》在某种程度上形成了互补的态势:与《逃离德黑兰》巧妙地将美国对中东外交中的挫败转写为个人英雄主义的胜利相对,《猎杀本·拉丹》则是对美国在中东最具象征性的敌人进行了一次冷漠而彻底的处决。前者试图减弱民主党总统吉米·卡特的失败,后者则是以再现事实的方式确认了同样身为民主党的总统奥巴马在任期间的最大功绩。

“林肯”再度归来

“林肯”这位美国偶像般的总统在2012年的荧幕上也频频现身,甚至形成了一股势头不小的“林肯热”,如《吸血鬼猎人林肯》、《林肯大战僵尸》等颇带戏谑地重写了美国人所共知的林肯生平,而2012年11月上映、由著名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导演的《林肯传》更是大受好评,以过亿的票房稳坐9部获最佳影片提名的影片的前位。

亚伯拉罕·林肯无疑值得大书特书:他曾在美国内战中平定了南方11个州的叛乱,取得了南北战争的胜利,发表《解放黑人奴隶宣言》,并于1865年促使国会通过宪法第13条法案,在全国范围内废除了奴隶制。《林肯传》仍然赋予了林肯精神领袖的光环:它以美国内战的泥泞战场作为开端,结束于修正案的通过与林肯遇刺。一首一尾,战乱最终得以平复,内部的裂隙也得以弥合,而倾其一生促成和解的林肯却占据了献祭品的位置。这种有如耶稣受难的叙事结构,无疑成为了一种精神抚慰,令仍未从金融危机的困境中走出的美国观众得到一次心灵的救赎。

然而,作为第一任共和党总统,“林肯”形象每一次在大众文化中被重写,几乎都带有浓重的意识形态意图,如1939年著名影片《少年林肯》的出现,便与当时的美国大选有难以忽视的联系。这种对“林肯”的使用可谓屡试不爽:美国教科书的灌输,使得他所代表的精神已深入美国民众的潜意识,如神话中的英雄般难以撼动,因此,他所承载的政治功用便能够被隐藏起来。

在这里,斯皮尔伯格做了一个较为大胆的选择—他舍弃了林肯生平中最具有表现力的南北战争时期,而是集中展现了促使国会通过宪法第13条法案中的林肯,同时,也是他一生中的最后段落。于是,呈现在观众眼前的,便不是运筹帷幄的林肯,而是无休止的议会辩论与政治斗争。值得注意的是,这种选择显然有一个难以察觉的副产品:当“废除奴隶制”这样一个在当下具有完全的正义性的问题被还原到历史语境中去的时候,对争论双方作善恶二元对立的模式化处理便是合乎逻辑的了。换句话说,在《林肯传》中,民主党人几乎都如跳梁小丑般可笑,肢体动作夸张虚浮、言谈贫乏得只会叫嚣“不能取消奴隶制”、为了自身利益可以随时背叛等等,而另一方面,共和党人却充满机智与正义、对背叛者坚定不留情面,这在几幕喜剧式的场景中尤为明显。如在第一场辩论中,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一站一坐,一浮躁一沉稳,善恶高下立判。由于辩论的主题是“废除奴隶制”、“女性具有投票权”等当下已无法怀疑的价值取向,因此,这种凭借脸谱化、简单化而褒共和党人、贬抑民主党人的处理方法此时便不易被察觉了。

由此可见,《林肯》与前两部影片《逃离德黑兰》、《猎杀本·拉丹》所截取的历史时段与性质大相径庭,表达的手段也各异,然而它们亦都为相似的动力所驱动,以某种方式介入着美国大选这个影片之外的故事。历史在此时只不过是个“角色”,究竟在何种意义上达成“真实”的效果,就要看它到底扮演着怎样的角色了。

(责任编辑:刘畅 CC002)
关键词:奥斯卡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李钦潮国画山水欣赏

2017-10-10 12:55:20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