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观察 > 正文

中国艺术家作品因涉嫌虐待动物被外国博物馆撤下,艺术与道德孰轻孰重?

2017-10-11 07:00:00    中华网文化  参与评论()人

中国艺术家作品因涉嫌虐待动物被外国博物馆撤下,艺术与道德孰轻孰重?

【中华网文化频道综合】原本预定10月6日在古根海姆美术馆开幕的展览“1989年之后的艺术与中国:世界剧场”,本是一个值得期待的大展,但这个展览最近不太顺利。

顾名思义,“1989年之后的艺术与中国:世界剧场”聚焦的是1989年后的中国,展现共71位艺术家和集体的150件作品。其中大部分艺术家是中国生活和工作,也有少部分中途逃离中国的。比如黄永砅。本次展览的标题以他的作品《世界剧场》为题,但却也是被撤下的作品之一。

中国艺术家作品因涉嫌虐待动物被外国博物馆撤下,艺术与道德孰轻孰重?

《世界剧场》是一个装满了爬行动物和昆虫等生物的透明密闭空间装置,艺术家意图展现它们弱肉强食的过程。在展出期间,动物会有所减少,但为了保证作品的延续性,还会往里面不断添加。

这件作品曾在2007年的温哥华引发轰动,当时黄永砅在作品中加入了蝎子和狼蛛,最终也在抗议声中将整件作品撤出了展览。当时美术馆提到“作品其实是对不同人和文化间的冲突,也就是人类存在本身进行了隐喻。”

中国艺术家作品因涉嫌虐待动物被外国博物馆撤下,艺术与道德孰轻孰重?

徐冰是近年来大家再熟知不过的艺术家。由于古根海姆博物馆不允许活猪入内,展览选择播放北京那场行为表演的视频。两只猪上写满了徐冰自己创造的文字,为什么用猪和书法?他的解释是:“动物完全是不开化的,而中国文字是高度文明的体现。”

中国艺术家作品因涉嫌虐待动物被外国博物馆撤下,艺术与道德孰轻孰重?

引起最大争议的作品是孙原彭禹夫妇的《犬勿近》。这是一部7分钟的影像作品:它记录了2003年的一场行为艺术,8只美国比特犬被分为四组,两两相对,被拴在跑步机上竞跑,它们拼命想要撕咬对方却始终无法碰到彼此。直到精疲力竭。

孙原曾在采访中表示,他认为美国比特犬天生就是好斗的,所以不存在虐待一说。

中国艺术家作品因涉嫌虐待动物被外国博物馆撤下,艺术与道德孰轻孰重?

在受到抗议的最初,古根海姆博物馆并没有打算撤下这件作品。博物馆在声明中指出:“犬勿近”旨在检查和批判权力和控制制度。策展人希望观众们会考虑为什么艺术家生产它,以及他们可能在谈论全球化的社会条件和我们分享的世界的复杂性质。

中国艺术家作品因涉嫌虐待动物被外国博物馆撤下,艺术与道德孰轻孰重?

仅仅四天之后,9月25日,古根海姆博物馆就改变口径,再发声明:“出于对博物馆工作人员、参观者和参展艺术家的安全考虑,我们决定撤下即将于10月6日开幕的中国大展中的三件作品。”导致这一转变的直接原因,是周末有一群抗议者来到博物馆门口进行示威,还有人在网上发起了一项请愿活动,呼吁人们签名支持将这些作品移出古根海姆的大展。仅仅一个周末,参与请愿签名的人数就超过了70万。

中国艺术家作品因涉嫌虐待动物被外国博物馆撤下,艺术与道德孰轻孰重?

三件艺术作品事实上并没有被完全“撤下”。徐冰和孙原彭禹夫妇的两件影像作品依然在原来的位置,只是电视机屏幕没有播放内容,一旁的墙壁上是博物馆和艺术家的声明。

展览开始部分的“世界剧场”,黄永砅的作品成了一个没有活物的“空笼子”,旁边陈列着艺术家最早构想这件作品时的文献资料,以及他在一个法国航空公司的垃圾纸袋上亲笔写下的关于此事件的思考和回应:“这件作品产生于西方,并被禁查于西方,此作品受益于诸多完全不同的文化源泉,这就是我们今天所面临的全球化语境。‘世界剧场’未揭幕就落下帷幕,未开始就已经结束,这种不圆满不恰好代表了一种圆满?”

中国艺术家作品因涉嫌虐待动物被外国博物馆撤下,艺术与道德孰轻孰重?

“古根海姆忘本了”尽管古根海姆也许的确收到了一些实质性的威胁,但人们仍然禁不住会问,他们是不是屈服得太快了些?艺术家坚持认为,当代艺术的职责就是挑战人们既有认知的范畴、敏感于现有时代的问题并走在时代之前,因此势必会给人带来一些不愉悦的感官体验。那么作为古根海姆这样的艺术机构,是否有责任去保护艺术家自由表达的权利呢?

中国艺术家作品因涉嫌虐待动物被外国博物馆撤下,艺术与道德孰轻孰重?

来自英国的评论就十分犀利,《卫报》作者Rupert Myers在其评论文章的标题中将这次事件定义为“向网络暴力的屈从”,并称“古根海姆忘本了”。

他这样写道:“你或许能够理解,这些机构会出于观众的利益和员工的安全来进行选择,但是此类妥协不断发生。每当有机构在惊恐中迅速投降,一系列不好的影响接踵而至:他们放弃了为作品价值进行争辩的机会;他们将网络暴力合理化;他们还让人们相信随意卷起一场风暴就能得到确实的效果。”

中国艺术家作品因涉嫌虐待动物被外国博物馆撤下,艺术与道德孰轻孰重?

从另一方面来说,古根海姆此次大展展出的都是多年前的作品,人们可以通过互联网获取一些基本的资料。可是当下,通过社交网络接触到艺术作品的方式,是不是让人们更倾向于做出快速、直觉、情绪化的回应,而不是费力去探寻作品的价值与所要传递的情绪?事实上,很多作品,都值得观众站在其面前多看一看、想一想,而非只是在屏幕前看到图片,点击一下鼠标。博物馆应该怎样面对这样的变化呢?

古根海姆选择用空置的展厅来进行诉说,并邀请艺术家对事件进行重新讨论。黄永砅颇具幽默的回应和他最初创作时的文献资料一起,构成了《世界剧场》新的有机体。当展览的初衷是要将一个特定年代的艺术家放回其历史语境中去,此次在西方世界的展出和遭遇,却让这种“语境”得到了另一种诠释,也让艺术家再一次展现了他们的“敏感与警觉”。

(责任编辑:刘畅 CC002)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横眉描丑陋 温情绘忠友

2017-10-09 17:08:23

这是油画?!

2017-10-09 17:10:20 油画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