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观察 > 正文

冯唐:把常识视为油腻,是一件挺悲哀的事

2017-11-24 09:37:32    新京报书评周刊  参与评论()人

原标题:冯唐:把常识视为油腻,是一件挺悲哀的事

冯唐第一部长篇小说《万物生长》出版是在2000年,当年,他打车到中国美术馆附近的三联书店,看小说有没有上销售排行榜。没上。过两周再去,还是没上。

这是冯唐曾经向书评君说的回忆。

而今,他再也不担心小说是否畅销。新书出版,每到一地,粉丝蜂拥而至。或许更让他想不到的是,前些日子的一篇《如何避免成为一个油腻的中年猥琐男》竟然制造出一个热门的互联网话题。在不足三千字的文章中,他梳理出了“不要成为一个胖子”“不要停止学习”“不要当众谈性”等十种指南,目的是自省,其后在自己的公号自嘲称“油腻老祖”。

紧随其后的是一堆跟题文章,比如说,如何避免成为一个油腻的中年妇女、教师或记者等。

冯唐由此也被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体胖是否是油腻?占几条算是油腻?油腻是否是文化精英的定义,一厢情愿,而只是一个伪命题?等等。现在,他做客“我有嘉宾”第17期向读者回答提问,自然也包括了那些有挑战性的提问。



新京报书评周刊“我有嘉宾”第17期

嘉宾:冯唐

栏目编辑:阿东

欲望与志向

“欲望是生命力的表现,不要轻易否定它”

Q

提问(春日瞳):好像现在有许多高知分子不喜欢您,称您的“肿胀”大有矫情恶心之感,当然我是您的粉丝,我个人是可以理解您的,但是我想问,如今的的这种境况是您所预料的吗?还是您就是像通过文字表达自己并不在意那些看法?



冯唐

在我成长的年代,“高知”这个词是有明确定义的,工厂企业里的高级工程师、大学里的教授等等,副教授都不是“高知”,而是“预备役高知”。当然,那个年代的死板很不好。

现在的年代,随着货币贬值,“知识”也贬值了。开个微信公号写两篇时评邀请读者打赏,在豆瓣写两篇书评邀请好友点赞,似乎就“高级知识”起来。从言论自由的角度,我赞同时评和书评这种写作行为;从谋生的角度,我理解他们的作为。但不认为他们“知”而且“高”。

人生在世,死亡无可避免,别人的看法无可避免。小时候穿条喇叭裤,屁股后面一串胡同大妈指指点点。在意这种指点,是件很无聊的事。时间有限,不如不管,继续任性,让他们继续指指点点吧。各得其所。

Q

提问(JING):冯先生如果有一家书店需要你来经营,你要怎么定位?经营什么种类的书呢?



关键词:冯唐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