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观察 > 正文

栗宪庭:中国知识分子的分裂人格

2018-03-02 09:16:57  来源: 中外艺术    参与评论()人

作者:栗宪庭

几乎没有一个艺术家不强调真诚。然而当我们从一个大时代的整体,宏观地回顾现代美术史时,我们又惊愕地发现,真诚是如此地稀少。

栗宪庭

当代著名艺术批评家、艺术理论家,编辑,著名策展人

中国当代艺术教父

当前,“纯化语言“是艺术界最热门的话题

当人们从骤然爆发的新潮冲击中冷静下来时,艺术家,尤其艺术院校的中青年教师们,发现了他们最无法忍受的新潮美术的弊病:概念化和语言粗糙,并把这归咎于轰轰烈烈的运动形式和强烈的政策、哲学色彩。这就是“学院派”艺术家为什么热衷于纯化语言的原因。所有此类艺术探索和理论思考均有相对的合理性,然而当各个相对分离的局部总和起来时,展现在我们面前的便是对新潮美术的巨大逆反心态:相对急风骤雨的运动形式,他们强调沉静下来;相对各种新理论、新观念此起彼伏,强调作品本身的价值;相对重激情和审美内涵,强调对语言的纯化。而且多数文章只是泛泛地强调,并没有真正具体讨论语言及作品本身,所以当这种逆反心理在展览会、座谈会、报刊中形成一种带倾向性的问题时,它就背离了强调艺术自律者的初衷,同样变成一种社会思潮了。

问题的实质并不在于是否强调语言和作品的艺术价值,而是在于用什么样的标准强调它以及如何把握当代美术发展的大趋势。

1988年 “黄山会议”合影 左起:1顾雄 3高名潞 4毛旭辉 5潘德海 6张晓刚(微博) 7叶永青 8栗宪庭 9唐蕾 10周彦 11董超 12蓝正辉 (黄山)

对“时代心理”的粉饰

几乎没有一个艺术家不强调真诚。然而当我们从一个大时代的整体,宏观地回顾现代美术史时,我们又惊愕地发现,真诚是如此地稀少。

我们时代呼唤大灵魂的运动是在东西文化的巨大冲撞和先进与落后的巨大反差中形成的。在这个大灵魂的深处,剧烈滚动着无穷的困惑:希望与绝望的交织,理想与现实的矛盾,传统与未来的冲突,以及翻来覆去的文化反思中的痛苦、焦灼、彷徨和种种忧患。所有这一切,在美术创作中都被淡化了,艺术家们大都在不同程度地寻找着个人完善的“净土”。从局部来看,成功的艺术家们都是真诚的。无论是黄宾虹的浑厚华滋,齐白石的天然朴拙,徐悲鸿的寓教于乐,都是他们生命激情的结果。但所有的局部总和起来又是不真诚的——时代灵魂中巨大的困惑消失了。我们没有理由让所有的艺术家都卷入时代的困惑,牧歌式的诗情也是时代灵魂深处的动荡不安采取回避和逃遁,那么我们就不能逃避粉饰的责任。

关键词:栗宪庭
 

小伙约女网友开房 衣服还没脱就冲进来4个壮汉

18-06-22 17:43:03约女网友,开房,壮汉

25岁乖乖女谈恋爱被父母跟踪

18-06-22 17:43:03女子恋爱被父母跟踪

两架C919飞机在上海西安两地试飞 103架机开始总装

18-06-22 16:26:43两架C919飞机两地试飞

美军基地变“托儿所” 将用于安置2万名移民儿童

18-06-22 16:22:39美军基地变“托儿所” ,儿童

东方骑士录:那些从中国到欧洲的铁甲战士们

18-06-22 16:22:11东方骑士录,那些从中国到欧洲,铁甲战士们,中世纪搏斗大赛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