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观察 > 正文

明星抑郁,狂欢背后灵魂的黑夜

2018-04-26 09:02:26    南风窗  参与评论()人

   标签化的源头往往是双重的。

   一种是对自我的标签化。我有一个粉丝很多的微博,每周都收到许多类似的私信:“最近每天都很不开心”,“别人一说我不好就会很难过,哭个不停”,“不想上班,做事老是提不起劲来”……最后指向的都是同一个问题—“我是不是得了抑郁症?”

   另一种,是对他者的异化。正如我们听到乔任梁自杀,第一反应是震惊,然后恍然大悟,“他有抑郁症啊,难怪呢”。

   这种惋惜之余松一口气的反应底下,潜藏着隐秘的心理暗流:一个年轻偶像当红之际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揭示了生命脆弱和不确定的一面,原来除了温饱和健康外,它还受到其他不可控因素的影响—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是难以接受的。而将其归因于一个病理性因素,则容易消化得多。

   没错,抑郁症的可怕之处在于,它风险极高,最严重的后果是死亡,不由得人不心存畏惧。

   “他有病,所以才会这样(自杀)”。潜台词是:我是健康的,这种风险与我无关。如是,人们就将自我与他者死亡带来的冲击和恐惧隔离开来。

   开扒乔任梁的性取向和性癖好,有同样效果:“他是同性恋”,“他爱玩SM”—标签越多越好,悲剧渐渐演变成八卦与闹剧,异化的狂欢中,恐惧消失了—至于同性恋和SM是不是事实,与自杀有没有关系,谁在乎呢?

   心灵的代价

   然而,任何对同类的异化都是有代价的,这个代价不仅是由被异化者,而往往是由所有人共同承担。

   对抑郁者的异化,直接而显而易见的后果,就是斩断了彼此之间同理的桥梁。

   一个人被当成了“病人”、“另一种人”,意味着他对生命的思考、感受和态度,都失去了与身边的人相互探讨和理解的资格。

   我很理解崔永元的努力。在抑郁症大众认知度极低的过往,抑郁者向亲友倾吐时,换来的总是“你不要这么悲观”,“想开一点就好了”这类不走心的回应。这种痛苦不被承认的感受,往往比痛苦本身更让人绝望。

   只是到了抑郁症已被当成流行症候群的今天,抑郁者的境况又是否得到了真正的改善呢?并不。很多时候,那句“想开一点”不过被换成了“有没有去看医生”,“记得按时吃药”之类。

   如果说对于抑郁,人们过往采取的是否认的防御机制,否认那种对生命深入思考带来的黑暗状态,以及影响人类生命态度的各种未知因素;那如今,他们只是换了一种新的防御,且称之为“分裂”,把抑郁当成一种“病”,一种“异常”,与普通人、正常人、健康人区分开来。

关键词:抑郁症明星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江南冬至与泰伯仲雍

2018-04-26 09:02:22 冬至

追忆印象中的老城门

2018-04-26 09:01:21 城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