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博览 > 正文

傅抱石《丽人行》的流转:起初送给郭沫若

2017-06-14 10:12:10      参与评论()人

丽人行》(资料图)

傅抱石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的开派大师,几十年来,他的作品都是收藏家争夺的宠儿。傅公的画,有评论家认为以金刚坡时期最佳。《丽人行》(1944)就是傅公这个时期的代表作。画的内容是描写杜甫七言乐府诗《丽人行》:“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

傅抱石一生只画过这一幅《丽人行》,但自傅抱石画作拍出千万元后,世间已至少冒出四幅《丽人行》。这幅傅公名迹,后来如何到郭沫若家的呢?

傅抱石留学日本时,已认识郭沫若。郭很帮年龄上比他小一轮的抱石。抗战期间郭沫若回国,出任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三厅厅长,拉傅抱石到三厅秘书室做文字工作。傅离开三厅后在中央大学教书,而郭沫若也住在金刚坡,往来颇密。新中国成立以后,郭在北京,傅在南京,书信往还不断。傅每年送一件得意之作给郭,所以郭收藏的傅画都精,都是代表作。

重庆时期,郭老已心仪傅公的这件《丽人行》,认为是傅画中之珍品。1952年郭沫若六十大寿,傅抱石专门画了一件丈二匹的《九老图》祝贺。次年9月傅赴京参加全国第一届国画展览会,将这件《丽人行》带来北京,在会上供观摩。郭老秘书王廷芳的文章说傅抱石将此画赠送郭老,郭非常高兴,当晚请吃饭,还请来老舍、曹禺等陪同。郭对此画特别珍爱,放在办公室书柜中,老友来时,偶尔展示共赏。有一回郭向陈毅展示《丽人行》,陈毅连说“画得好,画得好”,喜欢得不得了,还要求借回家中慢慢细赏。郭也大方应允。唯陈借了许久,郭怕有刘备借荆州之叹,让秘书王廷芳一再催促,三个月左右才完璧归赵。但傅抱石女婿叶宗镐在《傅抱石年谱》中透露,此《丽人行》是留在郭沫若家的,并没有说赠送,并谈到郭老自陈毅处追回此卷之后,“郭曾写信问傅抱石是否要将此画寄回南京”。可见对于此画的物权问题曾有过不同意见。郭、傅两家两代一直友好,两老已殁,许多事情是说不清的了。

上世纪90年代,笔者编辑《名家翰墨》,第十九期系“两岸珍藏傅抱石精品特集”(1991年8月),收入台北蔡辰男、北京郭沫若两人所藏傅抱石画作精品的专集。台湾大藏家蔡辰男独嗜傅抱石画,因缘际会,香港郭文基殁后整批傅抱石画作归入蔡家,加上蔡历年购藏,得近三十件,而郭老历年得傅公送赠,也有十八件。笔者觉得整册作品以《丽人行》最佳,于是挑了《丽人行》做封面。《丽人行》因为1953年送给了郭老,所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傅抱石各种画册都没有刊载这件佳作。到70年代末80年代初刊行傅公画集,才收进这画,但当时印刷水平所限,画册显示不出此作品的细微处。到拙编这一集,不仅做了封面,内页又多局部原寸原色刊登,纤毫毕现,读者才欣赏到此作原貌的佳妙。1994年,我们穿针引线,促成傅抱石作品展在台北历史博物馆举行,这个展览系纪念傅抱石诞辰九十周年而办,台湾大藏家蔡一鸣一口应承,就由他所代表的台湾中华文物学会接办。展品以傅家所藏为主,郭沫若家就借了这么一件《丽人行》,去台湾展览。在台湾展览之后,台湾好几位藏家心仪这件作品。郭庶英死活不卖,因这幅画的去留她个人是决定不了的。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