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博览 > 正文

民国“仙姑”现形记:风靡西安的狐大仙原是男儿身

2017-10-10 18:33:03    澎湃新闻网  参与评论()人

西安破获离奇“仙姑案”

民国末年,西安警察厅破获了一起假借法术敛财行骗的“三仙姑案”,现场查出堆积如山的黄金现钞。事实上,这一处香火鼎盛、人声鼎沸的“佛堂”早就引起警方重视。令人咂舌的不单是骇人听闻的金银数量,更有神坛中惊现的机密军事文件。这些文件不仅包括西北各地军事要塞的照片,还包括一副完整的郡县军马场地图,以及若干木质图章和资金来往账册,成为倒卖国家军事机密的铁证。此案迅速由民间纠纷上升为大案要案,成为民国末年轰动西安城的大事件。

民国末年的三仙姑事件并不偶然。当时西安民间宗教并未因“科学”“民主”等新观念的传入而衰落,反而日渐兴盛。用当时激进的唯物主义者的话来说,就是封建迷信活动依然方兴未艾。无论是根植于悠久历史的传统佛道二教,还是盛行于西北回族的伊斯兰教,这些宗教依旧在民间生生不息,信者甚众。加之在清光绪年间接续唐代景教重新传入西安的基督教,世界三大宗教在此汇集一堂,并行不悖,可谓三足鼎立。民国时期的西安民众并不缺少可滋信仰和膜拜的神仙,为何这个不属于“名门贵族”的三仙姑能够从三大宗教和其他民间教派中脱颖而出,独得上层精英的青睐和追捧,成为风靡西安城十余年的神迹标杆,大肆敛财,甚至染指国家军事机密?其中的奥秘,还要从三仙姑初入长安说起。

1930年代的西安街头

唐代狐仙重返“长安”

清代康熙年间西安城西门附近有一处水井,因水质清甜甘冽而得名甜水井街。城内居民纷纷来此汲水买水,因此成为城西繁华之所,各界政要富商多在此居住。到了民国末年,甜水井街穆家巷的一座大四合院里突然来了个“梅三仙”设坛做法。据说她乃老佛爷感众生困苦,以女身临坛幻化而成,善知人间吉凶祸福,极尽玄妙之能事。虽说“五四”的新风早已遍及中华大地,但对闭塞的西北之地来说,民国的新事物还停留在纸面,就连西北最为开放的首善之都西安也概莫能外。城中笃信金华老佛的善男信女甚多,由于和金华佛搭上渊源,加之明清时期以观音为代表的“女神”热的流行,早年间拜求仙姑赐药和占卜之人不在少数。也许是上天有好生之德,求药的人病情均见转好,仙姑的预言也没出过大纰漏。一来二去,仙姑的神力倒在四四方方的西安城里闯出了些名堂。

今西安城墙安定门(西门)甜水井

如果仙姑没有碰上命中的贵人,那么她和乡间其他骗钱的村妇巫医并无异样。直到她无意间治愈了某位势力遍及川陕军政商三界要人的家眷。据说这位夫人所患顽疾药石罔灵,城内名医皆束手无策,病急乱投医之下寻到仙姑。也许是夫人命不该绝,竟在服用仙姑赐予的丸药后症状舒缓,使得这位大善人对仙姑神技甚是拜服。所谓千里马须有伯乐识,大善人不仅广泛宣扬仙姑神通,本着三民主义的分享精神,还牵头举办了公德委员会,动用自身的人脉关系广泛拉各行各业的头面人物入伙,为仙姑摇旗呐喊。

有此靠山相助,仙姑的神力不仅名扬全城,更是远及西北各省,外地慕名而来的信众越来越多。也许是西安的上层名流看中了仙姑的潜力,在公德会宣传下,仙姑另投门派,放弃佛爷托身的渊源投奔去了狐大仙座下,化身唐代长安火烧壁狐大仙,从外来户变成正宗的本土上古神仙。

关键词:仙姑狐大仙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