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博览 > 正文

本能寺之变定论可信吗?明智光秀后裔揭开1582年之谜

2017-11-03 13:14:00    凤凰文化  参与评论()人

本能寺之变

本能寺之变是日本历史上最大的武装政变,也是战国时代走向终结的一大契机,被认为是战国时代最后的“下克上”。

天才织田信长为何会在即将一统天下之时被最为器重和信赖的部下背叛?肩负名门土岐一族存亡兴衰的明智光秀是如何将计就计成功发起叛乱的?在所有事件的背后操纵这一切的人究竟是谁,谁又是最后的赢家?

“一切都爆发于天正十年六月二日。 ”

四百多年以来的历史谜题将经由明智光秀的后裔明智宪三郎之手一一解开,各种所谓的“定论”也将逐一受到“历史搜查”的挑战。光秀的焦躁、信长的计策、秀吉的野心、家康的苦恼……一场出人意料的世纪政变。

本文为《本能寺之变》的序言《漏洞百出的本能寺之变定论 》,也是全书内容的脉络和导读,凤凰文化特发布于此,与读者分享。感谢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甲骨文授权发布。

[日]明智宪三郎著/郑寅珑译/信誉审校/2017年9月出版/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甲骨文

《漏洞百出的本能寺之变定论》

文丨[日]明智宪三郎

译丨郑寅珑

大家对于明智光秀及本能寺之变等事件,有怎样的认识呢?大部分的人恐怕都是基于以下基本脉络而了解到了各种逸闻轶事吧。

关于明智光秀的前半生,大致有这样的说法:在美浓的明智城被攻陷之际,他脱身逃往越前,在各国间流浪,后效力于朝仓义景(明智城陷落说+侍奉朝仓说)。后来他侍奉织田信长,就足利义昭上洛一事与信长斡旋,义昭上洛后,他同时为信长和义昭两边效力(信长、义昭两方从属说)。义昭被流放后,他虽然在信长底下鞠躬尽瘁地工作,却怨恨起信长,怀着夺取天下的野心策划了谋反(怨恨说+野心说)。

到事件发生的前夜为止,光秀都是独自决意叛变的,哪怕对自己的重臣也没挑明意图(单独犯罪说+秘密叛变说)。叛变是因信长的疏忽大意产生了军事空白而造成的一次偶然性事件(疏忽大意说+偶然事件说)。

得知本能寺之变爆发后,德川家康在九死一生中逃回三河,发起了讨伐光秀的义军,却为时已晚(穿越伊贺危机说);羽柴秀吉得知本能寺之变发生后,便立即与毛利讲和,并冒着台风以惊人的速度回军讨伐光秀(中国大返还神迹说)。

以上概况可以说是历史学界大致公认的定论。除了“怨恨说”之外,其余部分皆为昭和三十三年(一九五八)出版的高柳光寿所著《明智光秀》里的内容,后作为定论广泛为人们所接受。该书否定了当时以怨恨为光秀叛变动机的“怨恨说”,从而提出了“野心说”。日本历史学界也受此影响,掀起了一阵“该是怨恨说还是野心说”的讨论。除了动机以外,其余内容皆未引发争论而作为定论固定了下来。

从那之后,包括“黑幕说”在内的各种动机论被提出。二〇〇六年,被认为是高柳学说继承者的铃木真哉、藤本正行在《信长是为阴谋所害吗》一书中,提出了“怨恨说”和“野心说”共同成立的观点。由此,有关动机论的讨论也尘埃落定,形成了再次肯定既有观点的定论。

但是,这个定论的证据,不论哪个都十分薄弱。如果有“历史法院”的话,裁定该定论时,肯定会做出证据不足的判决。接下来,让我们来看看定论的证据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