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博览 > 正文

石刻之乡安岳的尴尬:非遗无人传承,仅剩一家族支撑

2018-05-24 10:39:14    成都商报  参与评论()人

安岳石刻,上承敦煌、云冈、龙门石窟,下启大足石刻,在著名雕塑家、美学家王朝闻眼中,安岳石刻“古、多、精、美”。

在四川资阳市安岳县第一职业技术学校,学校曾在3年前开设石刻专业,邀请包括中国传统雕塑研究院专家委员唐立新等,以培养石刻专业人才,传承安岳石刻工艺。然而,无一人报名,学校不得不取消这一专业。

“年轻人不愿意学,还在做这行的很少,年龄也至少40多岁了。”尽管成功入选5月16日文化和旅游部公布的第五批国家级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名单,但安岳石刻传承人石永恩高兴不起来。他担心,再过二十年,安岳石刻工艺会失传。

石永恩儿子石光绪家中,摆放着不少他雕刻的作品。

辉煌历史

石刻造像10万余尊,遍布69个乡镇

在安岳广袤的山乡,摩崖石窟遍布全县69个乡镇,石刻造像达10万余尊。这些安岳石刻,始凿于南北朝时期,盛于唐、五代和北宋时期,南宋以后走向衰落。如今,安岳石刻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0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9处。2000年,安岳被文化部命名为“中国民间艺术之乡(石刻艺术)”。

“唐宋时期,安岳石刻的工艺水平很高,一批工匠涌入安岳开凿造像,也在安岳造就了一大批石刻行业的能工巧匠。”安岳县文体广新局相关负责人介绍。

石永恩表示,安岳和大足相连,安岳石刻也与大足石刻一脉相承,大足石刻中便不乏安岳石刻工匠的作品。据《大足石刻铭文录》记载,一批来自北方地区和毗邻州县前期石窟重点建设地区的石刻高手的姓氏,至今尚可见。宋代的29名镌匠中,有17名文姓镌匠,来自安岳的他们均镌署普州、东普或“岳阳处士”。

安岳石刻“紫竹观音”。 图据网络

1947年出生的石永恩是安岳县东胜乡人,师从安岳著名石刻艺人石金山,还曾跟随四川省展览馆毛主席头像雕塑班班长陈家云学习。自16岁时进入“打石门”,成为一名石匠,便与石头结下不解之缘。

“打石头时,我对安岳各地寺庙中的佛像很感兴趣,觉得这些佛像造像精美、线条流畅、神情丰富多彩,就慢慢着了迷。”石永恩回忆,渐渐迷上安岳石刻后,他常在白天趁着休息时,到附近寺庙里看石像,拿着石头模仿造像。

1992年,石永恩倡导成立安岳石刻艺术总公司,后承担起安岳圆觉洞紫竹观音和卧佛造像的雕塑任务。此后,他带领安岳石刻工艺团队,还雕刻了黄龙溪大佛寺高16米的汉白玉坐佛、蜀南竹海长18米的卧佛造像,贵州狮子桥、成都文殊院、青城山圆通寺等不少地方均有他的石刻作品。“小的作品不算,大件的至少几十处。”石永恩说。

今年5月,石永恩成为安岳石刻工艺国家级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石永恩正在工作。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后继无人

当地曾设石刻专业,无一人报名

在安岳县文体广新局相关负责人看来,安岳石刻工艺艺术价值高,市场前景好,然而却和不少非遗项目一样,面临石刻艺人青黄不接、后继无人的断代困局。

该负责人介绍,石永恩从事石刻行业后,曾带过近30名徒弟,此外还有一批人从事石刻行业。尽管未统计过具体人数,但从约20年前的5个安岳石刻传承点来看,从业人员至少一两百人。但最近几年,安岳石刻主要靠石永恩一个家族的人支撑,传承人也只剩下石永恩及其大儿子石光绪,其他从事石刻行业的人寥寥无几。

“石永恩这个家族的一二十个人,主要靠在外承包工程维持。”该负责人说,而其他从事这一行业的人,要么已去世,要么改了行。据他分析,安岳石刻之所以后继无人,主要是因为年轻人不愿学和缺乏足够的保护、传承资金。“做石刻需要吃苦耐劳,学的时间也长,一件作品有时需要几个月甚至几年才能做出来。所以,年轻人不愿学,在外打工选择更多,挣钱也更容易一些。”

石永恩说,七八年前完成的内江圣水寺雕刻是他的收官之作,此后他便将家族从事的安岳石刻工艺交给了儿子石光绪带头传承。如今,石光绪的石刻作坊设在内江市东兴区柳桥镇。

石光绪(中)在石刻作坊内,指导工匠雕刻。

“主要是原材料需要在东兴区买,这边的石材沙更细,做出来的作品保存年生更长。”48岁的石光绪说,自十三四岁起,他便跟着父亲学石刻,也曾独自雕刻石狮、佛像等到成都和大足卖。10多年前,他开始独自办石刻厂,既雕刻石狮、飞禽走兽、花草等,也雕刻佛像、牌坊。如今,他每年承接两三百万元的工程,“在西南地区,我们的工艺水平和大足石刻可以比一比,青城山普照寺、成都文殊坊等都有我的作品”。

石光绪家中,摆放着不少他雕刻的安岳石刻造像。

关键词:非遗石刻
 

天津大学再曝硕士论文涉抄袭 涉抄者还向对方致谢

18-06-20 16:49:54天津大学硕士论文涉抄袭

村民40余亩庄稼被毁 施工队:认错地了已赔偿

18-06-20 16:44村民 庄稼 施工队 赔偿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