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博览 > 人物 > 正文

村上春树:未获诺奖,最令人心情沉重的是大家都来安慰我

2017-01-11 17:54:00    澎湃新闻  参与评论()人

村上春树

村上春树

2016年10月13日,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颁给美国民谣艺术家鲍勃·迪伦。为胜出者备上鲜花,一边为“落败者”准备好哂笑或同情。

2016年是村上春树第11年获得诺奖提名,最初的扼腕,屡经消磨,到最后,再看向这个须髭斑驳、华发丛生的67岁老作家,几乎感受到些许悲壮。

村上春树作品的译者林少华曾将村上的“屡战屡败”归咎于批判性与本土性不够。林少华认为村上的强项在于“追究个人心灵的深度与广度、追求人性中那些难以言喻的微妙关系。”而这方面的偏重,就必然以牺牲某些“政治体制考量”为代价。

2017年1月,村上春树出版新书《我的职业是小说家》。如果说之前的写作,是村上作为“手持占卜杖的寻水者”纵身跳到内心的水域将已然存在的物语“从内心拽出来”;这次写作则更多是对自己进行条分缕析地勘探,是一番平实的认真的自我抽丝剥茧。

村上春树新书《我的职业是小说家》。

村上春树新书《我的职业是小说家》。

村上1981年动笔写《寻羊冒险记》,他谈到,《寻羊冒险记》的结构深受侦探小说家雷蒙德•钱德勒的影响,此外,菲茨杰拉德、雷蒙德·卡佛等美国作家的文章结撰方式都在村上的写作中留下印记。

除了写作上的因袭,某种程度上,村上也感受着他们思想上的感召,他在《我的职业是小说家》中引雷蒙德•钱德勒的看法来佐证自己对诺贝尔文学奖的态度:

“在一封书信中,雷蒙德•钱德勒就诺贝尔文学奖这样写道:诺贝尔文学奖算什么!这个奖颁给了太多的二流作家,还有那些不忍卒读的作家们。更别说一旦得了那玩意儿,就得跑道斯德哥尔摩去,得身着正装,还得发表演讲。一个诺贝尔文学奖值得费那么大的功夫吗?绝对不值!”

林少华说村上君是冷静、低调、谨慎的人。《我的职业是小说家》单辟一个章节来谈论他对各类文学奖的看法,其中不乏大段的怨艾:

关键词:村上春树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