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非遗 > 正文

陶艺人的血液:景德镇艺术家内心的花鸟画元素

2017-08-09 14:58:25    YT新媒体  参与评论()人

原标题:陶艺人的血液:景德镇艺术家内心的花鸟画元素

“要师法万物,中得心源。”一切要看你的心在不在这里。

景德镇,一个小城,一座瓷都,一个适合隐居的地方。在这里,喧闹的广场上满是跳舞的人群,拥挤的街道上车辆杂乱不堪,但是当你朝东南向湖田、三宝深处走去,你将会看到这座城中最清净而迷人的地方。这里承载着一千多年的制瓷历史,也居住着多少陶瓷艺人,陈训成就是其中的一个。刚刚从广东回到景德镇,他发现工作室前的荷花正好开了。于是我们在幽香中,走进他的“近陶居”,探访这位隐居于此的陶艺人。

YT:为什么您会选择陶瓷这种艺术形式?

陈训成:陶瓷这个载体的包容性很大,很多艺术门类的手法都可以拿来兼容并蓄,为之所用。当代陶艺,我可以于其中融入很多观念性的东西,还有在材料与手法上,釉上与釉下的,即青花、颜色釉还有新彩、粉彩等,都可以在这个载体上运用以创造和突破。陶艺发展到当下,我觉得它的内涵和外延,包容性很强。



陈训成工作室“近陶居”照片

YT:在这个千年瓷都生活,您最喜欢哪个时代的陶瓷艺术?

陈:每个朝代都有其独特的艺术特征。新石器时代的仰韶文化、龙山文化、马家窑文化等造型方面也相当美观和实用;夏商周春秋、战国三国两晋到宋元的定窑、磁州窑、耀州窑、钧窑、龙泉窑、景德镇及青白瓷诸窑,都绽放出其独特的艺术魅力,但我最喜欢的还是景德镇明清两代的民间青花,其天真浪漫、随性自然的艺术手法让我痴迷。



陈训成,抚琴图

YT:您有很强的国画功底,有没有哪位绘画史上的大师对您的创作有过影响?

陈:我比较喜欢宋画。我经常会研究宋画。宋代绘画是中国绘画的一次高峰,里面有很多里可以借鉴研究的东西,放在当下也不为落后。

花鸟画我学的是徐渭和八大山人。但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也应该舍弃一切他们的东西,因为你所处的时代、观念是不一样的。现在又不是战争年代,物质也相对稳定,你说你要用悲伤的心态面对你的艺术,这是没办法反映的,因为这是无病呻吟。艺术必须是你内心的流露,最后你画的还是你的观念、你的修养。



创作中的陈训成

YT:我们注意到您的作品大多是瓷板画,能跟我们介绍一下您的瓷板画创作吗?

陈:我现在的瓷板画创作中,有一部分是画釉下彩,进行高温颜色釉的创作,有时也会做一些釉上彩。以前我的作品喜欢从山水花鸟画中汲取灵感,但最近我主要是画一些抽象的作品。

YT:创作瓷板画和创作国画有什么不同?

陈:有段时间我想把陶瓷的优势和国画的优势尽可能的结合在一起,但是我发现这十分困难。国画中宣纸与水相互间的渗透变化很微妙,陶瓷在这一点上是比不过国画的,虽然有时候也有国画酣畅淋漓的感觉,但是很难。

陶瓷釉料本身的颜色与烧成时的是不同的。用料的浓淡深浅也是在不断尝试,研究和积累之下才得以控制。所以必须很重视研究材料、读懂它、熟悉它的特性,然后为你的艺术表达所用。为什么很多人对材料不熟,画上去画重了,烧成后颜色就焦了,画薄就没有颜色了。如果你不能驯服它,它就不能为你所用了。





YT:为什么您喜欢在陶瓷中加入花鸟画的元素?

陈:美是从生活中来的。有时我会做一些符号性的探索,比如把彩陶文化做成一种装饰纹样,但另一些作品中我喜欢把花鸟、瓜果融入其中,它们在平易近人的生活细节中透露着一种恬静淡雅的生活美学。美,要扎根于生活。



陈训成陶瓷作品

YT:您认为东方和西方的美学有何不同?

陈:东方的美学与西方不同。东方人内敛,而西方人张扬。以前我们也读弗洛伊德、黑格尔,西方的哲学更重逻辑和推理,我们东方则更懂得意象。但在我们的内敛之中,包含的却是一种朦胧之间虚实相生之美。虽然今天的中国画兼容并蓄,也会有很强烈的东西,但我们终归是中国人,东方人,我们的审美倾向还是东方的。





YT:您觉得在艺术创作中最重要的是什么?

陈:成就一件事情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成功的。很多学生其实画不过工匠,齐白石也没读美院,不是说工匠就画的差。要“师法万物,中得心源”。其实还是看你的心在不在这里。

绘画这种东西,你的心境和你的手要统一,有段时间我研究宋画,就总觉得自己的画不够好,后来发现这是因为自己的眼光高了,手跟不上了。所以你要长期坚持,才能感受到自己的精神、修养和技法达到统一,这时候你才能随心所欲。



陈训成,心性自然


(责任编辑:刘畅 CC002)
关键词:陶瓷景德镇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