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非遗 > 正文

流转千年的德化白瓷

保存图片 2017-10-27 17:39:03    文博圈  参与评论()人
图集详情:

在历史上,有一种瓷器,在国内反响平平,在海外却被争相尊崇收藏。说出来你可能还不信,它就是德化白瓷

其实最早,是马可波罗将德化白瓷带到了欧洲,加之他的拼命宣传,意大利等学者就将德化白瓷称为“马可波罗瓷”。

传到法国后,号称要浪漫可以不吃饭的当地人瞬间被惊到了。天哪!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超凡脱俗的瓷器!它们给它取了一个新名字:BLANC DECHINE。法语看不懂?那给你翻译一下:中国白

把“中国”赋予白瓷之上,足见西方人对白瓷的重视。

造是造不出来了,那就只能买买买!他们到底买了多少呢?具体的海外订单自然是查不到了,但有物证啊。比如1998年东南亚出水的黑石号唐代沉船,60000件文物中就有3000多件白瓷。

因此,现如今,海外许多大型博物馆和著名藏家手里都有大量的“中国白”。

比如,大英博物馆从1753年建馆起就开始收藏德化白瓷,至今藏品已达2000件之多。

据说,马克思也曾被德化白瓷深深吸引。

现如今的大英博物馆阅览室里,不仅保留着卡尔•马克思写《资本论》的座位,还陈列着几尊马克思曾研究过的德化白瓷佛像。

国人为什么不重视白瓷?

正如一开始提到的那样,在国外收到追捧的白瓷,在国内却一直以来反响平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让我们从一千多年前开始追溯起。东汉时期,原始青瓷问世;南北朝后期,白瓷姗姗来迟。它的出现,比青瓷整整晚了400年。为什么会晚这么多年呢?开玩笑。白瓷比青瓷晚出,当然是因为,烧制难度更大呀!

尽管白瓷诞生于南北朝后期,但这一时期南北分裂、连年征伐,连国土都没实现统一,更不要说瓷器的发展了。

真正使白瓷茶具名扬天下的,是唐代。著名的诗人杜甫写过一首诗称赞大邑窑白瓷:“大邑烧瓷轻且坚,扣如哀玉锦城传。君家白碗胜霜雪,急送茅斋也可怜。”在诗里,杜甫认为白瓷“轻且坚”、“胜霜雪”,可见当时白瓷制造水平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

虽然那时的白瓷真的不算白,但在唐代人眼里,已经算得上冰清玉洁、类银类雪了。

既然有了这么好的开头,为何后世对白瓷一直都不重视呢?

因为出现了一位重量级唱衰白瓷的茶圣和一位可以左右瓷之色品味走向的艺术帝。

对于邢窑白瓷茶具来说,陆羽这个人,绝对是噩梦一样的存在。

仅仅由于他《茶经》里的一句“邢不如越”,导致之后人们在选择茶具时都追捧越窑,把邢窑白瓷打入“第二流”。

其实陆羽对邢白瓷茶具的评价并不低,只是他出于个人偏好(或其他什么原因),更推崇青瓷茶具罢了。

唐代之后,以生产白瓷闻名于世的邢窑,由于战乱而没落了。

邢窑虽逝,但白瓷工艺却薪火未绝。

很快,同样以烧制白瓷为特色的定窑迅速崛起,并取代了邢窑的地位,杀进“宋代五大窑”的名单。

虽然白瓷的江湖地位得到了保证,但真正的社会地位却很堪忧。

宋徽宗认为,白瓷太刺眼,有锋芒外露之嫌,且其单一的色调难以抵达丰厚多变的高度,转而追求青瓷本真的釉色之美。

于是,白瓷被他“打入冷宫”,此后也一直不太受到重视。

最优质的高岭土缔造了最理想的中国白瓷

虽然西方国家的艺术品爱好者非常推崇德化白瓷,但一直不明白,如此白得发亮的瓷器是怎么制造出来的。

其实,瓷器的颜色,主要是由瓷胎中的铁元素含量决定的。瓷胎含铁量越高,瓷器的颜色就越深。白瓷瓷胎的含铁量非常低,在1%以内。这是什么概念呢?我们用青瓷的数据来作对比:“在高温下,铁含量1-3%左右呈现出青绿色,再提高3-5%左右逐渐呈褐色,到5%以上则成米黄色或深褐色。”

(引自《陶瓷工艺的历史发展》)

德化县地处戴云山区,境内拥有最优质的高岭土。看到这里,有人就会问了,难道“瓷都”景德镇的高岭土不好?不是景德镇的高岭土不好,而是景德镇的瓷土配方不适合烧白瓷,说得形象一点,是太硬,所以景德镇产品的质地看起来都不够圆润柔美。

而德化地区有烧制白瓷最理想的配方比例。

这里的瓷土磨细漂净即可直接制坯,不需调和其他原料;而且大都较软,不需太高温度即可成瓷;颜色洁白,可省漂制手续。

制作工艺:制模——注浆——修胚——晾干——上釉——煅烧

由于这种独特的质地,使得德化瓷的胎釉结合细密,胎釉之间的分界线几乎看不出来,用低温烧造就可形成犹如玉石般温润的感觉。

可以说,在化柔软为坚硬,继而让坚硬再表现柔软方面,德化白瓷无人能出其右。

在白瓷的世界里,匠人不依靠一切色彩加饰,便创造出轻柔流畅的造型,让人感觉到清澈、素雅的纯净之美。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实时热点

  • 排名
  • 关键词
  • 搜索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