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非遗 > 正文

守艺与营生

2018-01-11 09:04:03    尚技  参与评论()人

北京昂贵的摊位费是他作为普通手工艺人承受不起的。每每他好不容易找到合适的固定摊位,过个把月摊位费必定上涨,只能被迫迁址。自上次从后海搬出来后,他尚未找到下一个满意之所,亮马桥的“官舍”地下集市只是临时之选。这里200元一天的摊位费、极不稳定的营业收入让孙怀忠心有余而力不足:“像昨天一个人喜欢连买了3个毛猴,今天勉强只挣到摊位费。”

孙师傅期待出现一个合适的手工艺平台,有着合理的摊位收费、良好的交易氛围和相应的客户群体,而目前这类平台的缺乏使得大部分手工艺人“售”无定所,收入没有保障,更别提地位之高低。

作为一名在京漂泊的手工艺人,孙师傅担负着生活的重担,他的摊位上除了自己做的毛猴,还有市面上常见的琳琅满目的小商品,后者似乎更受顾客欢迎。“上次在潘家园旧货市场卖毛猴卖了三千多,卖小东西卖挂件卖了七千多”,对于这种“不务正业”的行为,孙师傅无奈解释,“做毛猴必须心很静很静,但是我没办法,在北京挣不到一万一个月就交不起摊位费。我现在把精力都放到生存上了。”

挣生活纵然艰苦,孙师傅放不下手中的毛猴,如今他靠着讲课和卖其他小商品“养”着毛猴和它们背后的故事。“我希望有一天,不用靠卖我的小东西来养活我自己了,市场铺开了,让我静下心去创作毛猴,这是我现在最想做的事。”孙师傅说道,神色里满是憧憬。

孙师傅的老顾客顾星海(化名)担忧岁月不饶人,师傅们的创作作品越来越少。“每个艺术家都有他尖峰的一段时间,他(尖峰的时间)过了,就算再想努力,和那个时候还是不太一样了。孙师傅现在做这些东西都很慢很慢了。”

酒香还要会吆喝

“酒香不怕巷子深”的经营观念早已不适用于当前的手工艺市场环境,巧用宣传手段对于一门手工艺以及手工艺人来说是生存下来的必备技能。

近60岁的“北漂”孙师傅则是看到了网络的力量。他直言如今是个网络时代,手工艺人也需与时俱进,网络对于手工艺师傅来说是个很好的宣传平台,许多媒体和博物馆都是通过网络找到合作对象,许多年轻人虽买不起毛猴却可以通过网络分享“宣传”毛猴。

关键词:毛猴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实时热点

  • 排名
  • 关键词
  • 搜索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