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非遗 > 正文

杂技何以成为“杂家”

2018-05-11 09:05:57    人民网  参与评论()人

5名女孩双手各执两根小竹棍,一手提一手送,抖动的空竹倏忽发出鸣声,只见她们次第将飞转的空竹抛向空中,在地上迅速翻个跟头,再一挺身,便恰好将落下的空竹稳稳接住。再看另一边,两根单杆组成的摇摆“爬杆”高3米,呈60度角,两名男孩稳住一根单杆,一名男孩于平地助跑,迅速攀爬至另一侧杆顶端,紧接一个360度空翻……

这是中国杂技团训练厅的日常情景。训练厅里,红色横幅格外醒目——“让世界看到最好的杂技”“让光荣与我们的名字写在一起”。这是演员们的小目标,也是中国杂技人为之奋斗的大目标。

在中国文化走出去的进程中,号称“世界杂技金牌储藏库”的中国杂技,始终是中国艺术对外交流的排头兵。而中国杂技团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由中央政府组建的第一个国家级杂技艺术表演团体、第一个代表新中国出访的艺术表演团体,正是中国杂技一路发展的缩影与见证。

当今世界杂技领域,传统杂技马戏进入发展的平台期,“新马戏”崭露头角、风格清新,面对新形势,中国杂技应该怎样跟上时代发展,展现新风貌?又如何古为今用、推陈出新,以中华美学风范屹立于世界杂技之林?从中国杂技团的创作之路中,我们或可得到答案。

百戏博采众家长

难其“技”,更要美其“艺”

“杂技是美学当中最难猜的谜语。”在艺术界,对杂技是技术还是艺术的问题曾有过争论。如今,中国杂技人早已超越了对技术的单一追求。

“注意表情,保持微笑”,是中国杂技家协会顾问、中国杂技团创意总监孙力力在排练厅经常对演员说的话。“只为追求难度,自身饱受‘折磨’而感受不到美,怎会带给观众美的享受?”孙力力道出了观众审美需求之变——人们不仅要在杂技的惊、奇、险中看到高超技艺,更需要美的愉悦、情的感染、心的共鸣。

“融合”是中国杂技的先天特质。《汉文帝篡要》载:“百戏起于秦汉曼衍之戏,技后乃有高絙、吞刀、履火、寻橦等也。”被称作“百戏”的中国杂技,起始于民间生活,锅碗瓢盆皆可入戏,今日何不如此?当下,杂技创作手段方法日益丰富,创作生产流程日益复杂,更需深度整合集成各种艺术资源、要素和环节,把舞蹈、戏剧、音乐等其他艺术元素、表现手法巧妙借用过来。纵观世界杂技,欧洲“新马戏”的兴起也印证了杂技创作的“融合”趋势:它有一以贯之的主题,结合多种艺术形式,介于马戏艺术、舞蹈、戏剧和新技术之间。中国杂技团团长张红认为,中国杂技不能照搬欧洲“新马戏”模式,借鉴其特色的同时,必须融入中国传统杂技的技能技巧,扎根本土。古为今用、洋为中用,让中国风格与世界潮流、传统技艺与现代美学碰撞交融,才能打造出属于中国杂技的民族气派与审美风格。

关键词:杂技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