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历史资讯 > 考古 > 正文

从李宪墓壁画及石刻看唐代仕女面妆与帔帛

2017-01-10 17:37:00    东方早报  参与评论()人

从李宪墓壁画及石刻看唐代仕女面妆与帔帛

从李宪墓壁画及石刻看唐代仕女面妆与帔帛

唐李宪为睿宗皇帝嫡长子,2000年考古发掘结束,墓中出土大量壁画及庑殿式石椁一具,李宪墓壁画及石椁线刻中表现最多的是仕女人物,她们以其丰腴婀娜的身姿、华美飘逸的衣着、浓艳独特的面妆、富丽高雅的饰物、生动地再现了一千多年前大唐盛世的辉煌和美的至高境界。

唐李宪为睿宗皇帝嫡长子,2000年考古发掘结束,墓中出土大量壁画及庑殿式石椁一具,李宪墓壁画及石椁线刻中表现最多的是仕女人物,她们形体丰腴,姿态婀娜,面庞娇美,其面妆、饰品均是当年时尚的充分体现。

面妆

在五彩缤纷的唐代女性世界里,浓艳的面妆和华美的饰物是其重要特色。唐代妇女化妆品主要有粉、脂两类,白粉妆面起自战国时期,如《楚辞·大招》曰:“粉白黛墨,施芳泽只。”(《楚辞补注》大招章句第十·222页,中华书局1983年版)清王夫之注:“粉,以涤面,黛,以画眉。”时白粉有米粉、铅粉两种,因铅粉质地细腻,色泽润白且宜于久存而深得妇女喜爱,并逐步取代了米粉。

脂,源于红粉,红粉又称燕支,是汉时匈奴人妆面的红色颜料,原产于甘肃祁连山区,乃一种植物花朵。崔豹《古今注·草木篇》载:“燕支,叶似蓟、花似蒲公,出西方,土人以染,名为燕支,中国人谓之红兰,以染粉为面色,谓为燕支粉。”它的传入中土与汉武帝之后中、西文化沟通与交流有关。南北朝时期,人们在这种红色颜料中加入牛髓、猪胰等物使其成为一种稠密润滑的膏脂,因此燕支被改写为胭脂,又被简称为脂。

由于脂的广泛流行,女子做红妆者与日俱增,至唐代已成为女妆的必备程序,先扑粉于面,复以胭脂于掌中调匀施之两颊,其浓淡以时尚流行及场合、身份差异而定。初唐女妆淡雅、面似桃花,李寿墓壁画乐舞图中各仕女面妆即如此,又有涂黄粉于额间者谓之额黄,也是初唐女妆特点之一。盛唐早期桃花妆依然流行,比之颜色略深的酒晕妆开始出现,且以房陵大长公主墓壁画仕女图面妆为例,中宗、睿宗时女妆复以桃花色引导潮流,玄宗开、天之际盛行浓妆艳抹,李宪墓壁画中仕女红妆多已脱落,唯第二天井东、西壁仕女图中六位女吏面妆基本保存完好,除额头、鼻梁、下颌露出白粉底妆外,余处皆涂红彩,浓艳如戏妆,与初唐女妆的淡雅含蓄形成鲜明对比。近年来西安南郊科技园区基建工地唐代墓葬(陕西省考古研究所2002年发掘,资料未发)中出有同样面妆如霞的侍女陶俑,时代在肃宗前后;西安市东郊等驾坡一带基建工地唐墓(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所1993年发掘,资料未发)及西北政法学院基建工地唐代墓葬(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所2002年发掘,资料未发)中也有此浓妆女俑出土,年代皆在玄宗前后。唐代大诗人白居易作《时世妆》诗中有云:“……腮不施朱面无粉……斜红不晕赭面妆。……元和妆梳君记取,鬓堆面赭非华风。”说明元和之前确曾流行赭面妆,与上述出土陶俑面妆相印证,可推测,玄宗天宝年间赭面妆开始兴起,至元和之前方止。李宪墓壁画中仕女浓艳面妆应是“赭面妆”,初起于宫廷之实例,从着妆者年龄推断,年轻女子更多为之。

关键词:壁画墓葬妆容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