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历史资讯 > 史记 > 正文

民国时期关于盂兰盆会的一场争论(2)

2015-08-28 12:08:40  南方周末 邱妍    参与评论()人

(盂兰盆会)在党治之下,亟应破除,惟积习已久,势难骤改。除通令各县市警厅先行一体宣传劝戒禁止外,届时预先布告民众,一律禁止。

还表示将对违者采取强制措施“拘署罚办”。

 “追悼大会”

但另一方面,政府也深知盂兰盆会的存在有其合理性。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全国各地战事频发,每一场战役都有大量将士牺牲,还有许多无辜丧生的平民。在死亡的威胁下,整个社会都笼罩在恐惧的气氛之中,盂兰盆节的施食与济孤,一定程度上成为民众寻求安慰的“定心丸”。

“为慰死励生,超度亡魂起见”,政府只好用现代话语重新定义在盂兰盆节举行的公祭活动,即“阵亡将士追悼大会”。

据统计,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间,《申报》上有报道的“追悼大会”就有十余次。这些官方主办的祭祀活动虽然名为“追悼大会”,但在布置与仪式方面,却与盂兰盆会极为相似。这从“阵亡将士追悼大会”的现场报道中可以看出:

本年南口之役(笔者注:南口之役系1937年8月中国军队抵抗日军进攻华北、企图夺取山西过程中在南口与张家口一带发生的战役)牺牲尤烈,当局仍于是日举行追悼之礼,极为隆重,军政各界均往与会,记者亦躬逢其盛也。园牌楼之南有盂兰大会匾额之松牌楼一座,沿途飘扬五色旗帜及五色电灯,观众极为拥挤。体育场以内布置仍如往,岁门额题为普渡游魂,右侧为临时办公室处,西侧栅栏为各庙僧侣诵经之所。正向西北有席栅三座,正面设有牌位供品,各界挽联不下二百余副左右,两侧均系僧道番经。正门有超渡二字横额,正面系普渡群生,左侧吊慰英忠,右侧气壮山河。

可见,“追悼大会”的铺张程度,相较于盂兰盆会有过之而无不及。而这种“改头换面”的“盂兰盆会”也吸引了大批民众前来围观参与。政府的“追悼大会”一如盂兰盆会的翻版,在一定程度上给予民众宣泄情绪的机会。

但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盂兰盆会并不是一种简单的祭祀活动,而是民间情感宣泄的出口,对还是饱受战争与死亡威胁的人们来说,具有一定的心理调节作用。盂兰盆节的存与废也就因此显得不那么简单了。

终于消失

反迷信运动过后,商办官助的盂兰盆会又“死灰复燃”,或者说根本就从未停止过。直到20世纪50年代,民间仍能找到盂兰盆会的踪迹。但50年代末,由于中国大部分的商户都已被改造,盂兰盆会又被作为封建迷信残留而边缘化,盂兰盆节渐渐才开始真正走向消亡。加上文革“破四旧”,许多传统节日都被取缔,盂兰盆节最终从中国大陆民众的生活中退出。

而在港澳台,盂兰盆节的风俗则较为完整地保留了下来。在盂兰盆节这天,香港澳门的人们除了在家祭祖,还会在外烧街衣。时至今日,香港各区在整个七月期间仍常有大型祭祀活动,名曰“盂兰胜会”或“中元建醮”,但参与人数和影响力却再难达到民国时期的盛况。而台湾的机关行号、社区住宅七月份多数亦会择日举办祭祀活动,民间而且还流传着不少“鬼节”禁忌,例如不要贴墙走、晾衣服不能留到半夜等等,可见这个节日之根深蒂固。

(责任编辑:刘畅 CC002)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