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历史资讯 > 史记 > 正文

浩气长存:巴黎公社社员平反(1)

2016-12-30 10:51:54    中华读书报  参与评论()人


位于巴黎拉雪兹神甫公墓内的公社战士墙

英国工人阶级欢呼巴黎公社成立(版画)

阿·维莱特为歌曲《樱桃时节》配的画

歌颂巴黎公社的歌曲《樱桃时节》作者、法国诗人克莱芒石墓


筑于巴黎街头的街垒

今岁是巴黎公社145周年纪念。11月29日,法国国民议会依据《宪法》34-1条款通过第907决议,由议长克洛德·巴赫托洛纳签署“为所有遭镇压的1871年巴黎公社社员平反”。支持此项提案的社会党与环保改革派领袖布鲁诺·勒鲁及巴黎议员声称,“这一庄严行动”是在“尽历史责任”,特别希冀:“此举旨在给那些为自由不惜被立即处死和受到不公正判决的妇女和男子以荣誉和尊严。”

国民议会这项决议用的是“平反”一辞,明确它不是一次新的“赦免”,亦非出于对“牺牲者”的怜悯,而是直面事实,还历史的真相。

压制为巴黎公社平反,本是法兰西第三共和国的耻辱。故而,为19世纪最后一场人民革命运动公开平反绝非易事,在议会里经过了一场整整两个小时的激烈争辩。今年正值巴黎民众纪念《国际歌》作者欧仁·鲍狄埃诞生二百周年。在议会辩论时,埃尔韦·费隆议员即席朗诵鲍狄埃1885年发表的诗歌《公社没有覆亡》:

凡尔赛分子镇压公社,

用霰弹炮和沙斯波枪,

又把红旗卷在她身上,

往深坑里埋葬,

那伙肥猪般的屠伯,

自恃豪强……。

他们至少把十万群众

残杀在屠场。可你瞧!屠戮了十万人,

也没能得逞……公社并没有覆亡!

朗诵者话音一落,国民议会大厅里响起一片掌声。右翼阵营里,一些现代“岱纳迪埃”,诸如亲国民阵线的吉尔贝·科拉尔之辈急急乎破门而出。他将镇压巴黎公社的刽子手,已故枭雄梯也尔与公社战士相提并论,叫嚷:“让死人去埋葬死人吧!”他攻击支持平反的左派议员是为挽回在国内政坛的颓势,寻机“壮烈输血”。但是,他们施展的伎俩没能阻止时代车轮滚滚向前,1871年春天的“冲天”英烈们终于在今朝得到了平反。

法国国民议会的决议一经传出,各大媒体纷纷报道。《人道报》发表奥利维·莫兰的署名文章,援引左翼阵线议员让-雅克·冈德里耶在议会辩论的发言,肯定巴黎公社的业绩,说:“巴黎劳动者奋力结束了剥削与压迫,在全新的基础上重组社会。”尤为突出的是,让-雅克·冈德里耶称巴黎公社为“法国工人运动史上最伟大的事件”,“法国历史上悲壮的一页”,提议将巴黎公社史列入学校课程,并确定一个全国性的“巴黎公社纪念日”。

须知,巴黎公社被血腥镇压后,梯也尔任命的凡尔赛军总司令麦克马洪亲自为丑陋的圣心大教堂揭幕,感谢上帝保佑他们镇压了公社。尔后,法国历史书都是从第二帝国直接跳到第三共和国,严令禁止提及巴黎公社,不得进入教科书。

关键词:巴黎公社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