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历史资讯 > 史记 > 正文

明英宗废“人殉”为了保护自己的妻子

2016-12-30 10:53:31    北京晚报  参与评论()人


先给您出个题目,当您看到下面这些不同作者在不同笔记中,对同一位帝王发自内心的评价时,您会想到谁:“仁泽远且大矣”、“不世出之明君哉”、“深仁厚泽、超前绝后矣”……

相信屈指可数:汉文帝、汉宣帝、前秦世祖苻坚、唐太宗、宋太祖、宋仁宗、康熙……毕竟封建专制盛产暴君和昏君,出一个明君或仁君,基本上比中彩票的几率还低,但是我要告诉您的是,开头所述的那些称颂并不是给所列这些帝王的,而是赞美一位似乎在我们心中“不咋地”的皇帝的。

这个人就是因为宠信太监王振,御驾亲征,导致“土木堡之变”,自己也被俘,后来在“夺门之变”中复辟为帝,旋即杀害民族英雄于谦的明英宗,他一辈子干了无数的糊涂事、荒唐事,但却因为临终前的一个举措,从而使自己获得了千古美名,那就是——废除“人殉”。

秦始皇殉葬者“不下数万人”

“人殉”,顾名思义,就是用活人殉葬,死亡的贵族、统治者渴望在另一个世界里继续过着有人伺候和奉养的好日子,于是便把生前供他们役使的奴仆、嫔妃、婢女甚至将领杀掉,跟自己一同埋进地下。这无疑是一种残忍之至、邪恶至极的做法,虽然考古证明,早在母系氏族社会就出现了这一现象,但第一个以此臭名昭著的是秦武公,清末刘声木所撰笔记《苌楚斋随笔》里提到“以人殉葬,始于秦武公,当时死者六十六人,至秦穆公,遂用至一百七十七人,而子车氏三人在焉”。《左传》详细记载:“秦伯任好卒,以子车氏三奄息、仲行、针虎为殉,皆秦之良也,国人哀之,为之赋《黄鸟》。”奄息、仲行、针虎是秦国有名的贤良,杀此三人殉葬,等于自毁干城,秦国人做《黄鸟》一诗表达对人殉制度的愤怒。

《苌楚斋随笔》继续说道:“至秦始皇,则凡后宫无子者,皆令从死。”负责建造坟墓的工匠——尤其那些制造防止盗墓的机关的工匠们,在秦始皇陵落成的那一天也被悉数赶进坟墓内活埋,“当时死者,当不下数万人,暴秦之虐,不特始作俑者,皆为苛政,且愈用愈多,杀人如蝼蚁,可谓酷也!历代人君相沿,用之千余年……”

在千余年的时间里,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人被当做陪葬品,跟那些帝王将相一起埋进了地下。不过总的看来,随着历史的进步,人殉一点点被“简化”,尤其宋代,随着儒学的兴盛,“人殉”这么不“仁义”的事儿,哪个皇帝也不愿意摊上千古骂名,所以极其罕见,即使有,陪葬者的数量也大幅减少。

但到明太祖朱元璋,这一恶行又死灰复燃,“太祖崩,宫人多从死者”,明代学者王世贞在笔记《弇山堂别集》中记录,由于死者太多,而其后又发生“靖难之役”,国家陷入一团混乱,以至于朱棣打下南京夺取政权后,有人提出加封这些宫人的亲属,都很难一一核对名单:“独有所谓张凤、李衡、赵福、张璧、汪宾者,初以锦衣卫所试百户,散骑带刀舍人,进为本所千户百户。”永乐初年,朝廷商议对建文帝时期升授的官员该怎么办时,提到这几个千户百户,朱棣“开恩”说:“这几家都是好职事,不动。通调孝陵卫带俸世袭。”后来人们一直管这几户人家叫“天女户”。

而朱棣的残暴程度不亚其父,在人殉这件事情上也深得遗传,据《李朝实录》所记:“帝之崩,宫人殉葬者三十余人。当死之日,皆饷于庭,饷撤,俱引升堂,哭声震殿阁。堂上置大小床,使立其上,挂绳圈于其上,以头纳入其中,遂去其床,皆雉经而死。”三十多个人中有两个是朝鲜女子,其中一人向她的乳母道别喊道:“娘,吾去!娘,吾去!”惨绝人寰的哭声催人泪下。

其后的仁宗和宣宗,死后也都采用了人殉,虽然陪葬的人数大为减少,但残暴程度却一般无二。明宣宗死后,被逼殉葬的妃嫔和宫女们的哭声,深深震撼了时年只有七岁的少年朱祁镇的心,这成为他一生挥之不散的噩梦,他就是随即继位的明英宗。

明英宗为护皇后废“人殉”

说起明英宗废除“人殉”,一个很少被正史提及的原因是:他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妻子钱皇后。

明英宗大概是中国历史上最复杂的皇帝之一,从本质上看,他不失为一个好人,如果把人分成主动型和被动型两种人格,那么明英宗一定是后者,他就像张无忌一样,永远被环境和别人左右着行为,包括土木堡之变……

土木堡之变发生后,满朝文武大致可以分成三种,一种是惊慌失措,一种是想着在拥立朱祁钰的过程中官升三级,还有一种想着保卫国家,几乎没有人想到被俘的朱祁镇,除了他的结发妻子钱皇后。这个从十六岁嫁给朱祁镇的女人,为了营救丈夫,把自己所有的财产拿了出来,由于没日没夜的哭泣和跪地祈祷丈夫平安,她一只眼睛瞎了,一条腿也残疾了。等到丈夫被赎回后,又跟他一起被关进了冰冷的南宫,过着一种实质上是囚禁的日子。明代沈德符撰《万历野获编》里记载:“闻英宗为太上时,钱后至手作女红,卖以供玉食。”也就是说钱皇后在极其艰苦的环境里,为了换一点吃的,必须拖着病体做一些手工活儿、丝织绣品拿出去卖钱。

可想而知,在这种环境下,英宗和钱皇后这一对患难夫妻的感情,是怎样的相濡以沫,生死与共。

“夺门之变”后,明英宗夺回皇位,对钱皇后更加情深,“盖圣德仁厚,加以中宫钱后同忧患者积年,伉俪情更加笃挚”。

《万历野获编》记:在还没有大婚时,年少的英宗就重视人伦。有个名叫周璟的,任云南左布政,妻子刚死就续弦,被革职,后来向英宗上诉说,法律有“父母或丈夫死了,私自嫁娶者杖一百,哪里有妻子死了不让续弦的?请皇上召集大臣,对我的革职秉公裁决。”英宗大怒,没搭理他。第二年另有一官员因为老婆死了,偷偷溜回家奔丧,有都御史弹劾他,英宗却说:“此亦至情可矜,姑贳其罪。”等到夺回皇位后,英宗更将是否忠于夫妻感情作为衡量官员合格与否的标准,一个名叫马良的官员,跟英宗不仅是君臣,更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有一阵子马良请假回家,给死去的老婆办丧事,没多久,英宗“至内苑,忽闻鼓乐之声”,一打听是马良续弦,英宗大怒说:“此人简直天良丧尽!”从此再也不见他。

虽然这些做法听起来有些偏执,但是又让人不免觉得英宗的可爱,古代中国认为“家国一体”,一个不忠于家庭的人,很难忠于国家,一个不忠于国家的人,当然不适合担任什么公职,从这一点上来看,英宗的行为可以理解。

天顺八年(1464)正月,英宗一病不起,知道自己很快将要死去,他唯一牵挂的就是钱皇后,由于钱皇后一直没有生育,太子朱见深的生母周贵妃为了执掌后宫大权,很可能会要求钱皇后殉葬,而那时病残的钱皇后毫无奥援,只能一死。英宗想起了父亲宣宗死后,回响在内宫里的哭声,于是将儿子朱见深叫来,郑重下旨道:“用人殉葬,吾不忍也,此事宜自我而止。”无论做儿子还是做臣子,朱见深都只有服从的份儿,《菽园杂记》中记:“故宪宗皇帝(朱见深)宾天,亦有命不用,遵先训也,英宗一言,前足以杜历代之踵袭,后足以立万世之法程!”从此有明一代,再无强迫宫人殉葬的恶行。

清代一开始存在着“人殉”,王世贞在《池北偶谈》中记载:“八旗习俗,多以仆妾殉葬。”努尔哈赤、皇太极、顺治皇帝去世后,都有人殉——多尔衮的母亲就是在努尔哈赤死后复杂的政治斗争中,被皇太极逼迫殉葬的。而康熙大帝英迈千古的重要原因,就是他对儒家文化有着深刻的学习和领悟,所以极其厌恶“人殉”,康熙十二年,有位名叫朱裴的御史建议禁止这一行径,康熙立刻表示同意,并以严厉的口吻下旨,禁止随主殉葬的恶行,延续千年的“人殉”终于画上了句号。

将殉葬者“钉身于墙”的暴行

翻回头来看古代笔记中,经常有一些诡异莫名的“人殉记录”,读来令人后脊发冷。

《万历野获编》中有一则是这样写的:“嘉靖八年,山东临朐县有大墓发之,乃古无盐后陵寝”。无盐就是春秋时期著名的“丑娘娘”钟离春,墓中“珍异最多,俱未名之宝”,尤其令人瞠目的,是其中有“生缚女子四人,列左右为殉”,四个女子的尸体历时千年,因为那些珍宝的“宝玉之气”所护,居然还未腐烂。

袁枚在《子不语》里也写过一则关于人殉的故事。陕西有个姓孙的人挖沟,突然铲子碰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上,怎么也挖不动,扒开土一看,原来是一座石门拦在了前面,姓孙的找来工具撬开,发现一条幽长的隧道,通向一座大墓,走进墓穴里,只见“陈设、鸡犬、罍尊,皆瓦为之”。中间摆着两座棺材,尤为可怖的是两边墙上有男女数人“钉身于墙”,都是给墓主殉葬的遇害者,为了怕他们死得不透或者化作僵尸,“故钉之也”。这些人的“衣冠状貌,约略可睹”,姓孙的胆子大,正想上前仔细看时,一阵风突然从大开的石门吹进了墓穴,钉在墙上的人瞬间都化成了灰,只剩下墙上的几枚铁钉,“不知何王之墓”。

徐珂所撰《清稗类钞》中,记述了著名的广东盗墓大贼“焦四”的行状,焦四“常于白云山旁近,以盗墓为业”,此人比胡八一还厉害,“有听雨、听风、听雷、观草色、泥痕等术,百不一失”。有一天他发现了一处墓葬,便召集了十几个人,“建篷厂于其地,日夜兴工,力掘之”。每挖一尺,必要仔细辨别土质,挖到一丈左右的深度,“陡闻崩裂声,白烟一缕,自穴口喷出,约炊许而尽”,焦四带着几个胆子大的,“使手炬,坐竹筐,悬长绳以下。”下了五丈多长的绳子,竹筐落了地,只见墓穴里有三座宫殿,中间的宫殿放着一个最大的金棺,“列铜人数具,貌狰狞”,前殿是“餐厅”,碗盘具备,可怕的是后殿,“有柩十数,盖当时殉葬人也”。焦四没有管这些殉葬人的灵柩,直接把金棺打开,“则见尸之长髯绕颊,骨肉如石,叩之有声,中实金珠无算,其卧处,铺金箔盈尺,卷叠如席”。焦四把尸体拿出来抛在一旁,将财宝席卷一空,扬长而去。

这大概是墓主生前万万没有想到的,他不但没法在另一个世界继续享有荣华、尊贵,而且连自己的尸身都无法保存,徒遭盗墓贼的凌辱,反倒是那些在他眼中永远为奴的殉葬者,反而得以保全。在这个不公道的世界上,有一些隐形的“公道”却往往为我们所忽略:有些人,用别人殉他的文治、殉他的武功乃至殉他的死亡,下场往往连殉葬者都不如……

(责任编辑:刘畅 CC002)
关键词:明英宗殉葬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