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历史资讯 > 史记 > 正文

从希腊女妖到敦煌乐神的嬗变(1)

2017-03-20 14:04:32    文汇报  参与评论()人

从希腊女妖到敦煌乐神的嬗变

从希腊女妖到敦煌乐神的嬗变

左图为《奥德赛与塞壬》,JohnWilliamWaterhouse,1891年绘;右图为古希腊塞壬图案陶瓶(公元前500—480),现藏大英博物馆。

左图为《奥德赛与塞壬》,JohnWilliamWaterhouse,1891年绘;右图为古希腊塞壬图案陶瓶(公元前500—480),现藏大英博物馆。

从希腊女妖到敦煌乐神的嬗变

从希腊女妖到敦煌乐神的嬗变

从希腊女妖到敦煌乐神的嬗变

从希腊女妖到敦煌乐神的嬗变

此三图均由作者摄于中国美术馆“常沙娜花开敦煌艺术展”,为展品局部图。

此三图均由作者摄于中国美术馆“常沙娜花开敦煌艺术展”,为展品局部图。

陈鲁南

长达10年的特洛伊战争终于结束。疲惫不堪、思乡心切的大英雄奥德修斯扬帆海上,希望早日回到故土;乘风破浪之际,却遭遇了一群塞壬女妖。

在古希腊神话中,塞壬有着美女的头颅,鹰隼的身躯。它们喜欢高踞在礁石上,引吭而歌。如同天籁的歌声充满蛊惑,引得水手们发狂般驾船撞向礁石,终至粉身碎骨,成为它们齿爪间的美味。它们不仅形象扭曲,并且性格残忍。《奥德赛》里这样描述:“它们……周围是腐烂的尸体和累累的白骨,还有风干萎缩的人皮。”

载满英雄的阿尔戈号逃过了塞壬的魔掌——死后化为天琴座的音乐家奥菲利斯那时正当盛年,他屹立在阿尔戈号的船头,用七弦琴的琴音对抗女妖们的歌喉,终于保全了一船性命。

在《奥德赛》里,奥德修斯用蜡封住了水手们的耳朵,然后让“失聪”的水手们把自己紧缚在桅杆上。塞壬的歌声令奥德修斯一路癫狂,但水手们始终不为所动。当那些充满魔力的歌声在空旷的大海上消逝殆尽,奥德修斯终于恢复理智,带着水手们开始新的航程。

据说女妖们因为两番失手羞愤自尽,这些稀罕的生物从此绝种。

古希腊人让阿波罗和他手下的缪斯女神掌管音乐,同时又让塞壬掌握了音乐的魔力。这究竟是为哪般?

苏格拉底把塞壬视为对神之权威的挑战,并坚称塞壬的歌声最终会引导人走向德性,而非死亡。这些想法被柏拉图忠实记载在《会饮篇》中。

古希腊各城邦的公民也对塞壬偏爱有加。这些奇异的生物,出现在了各种日用品和艺术品上。对它们的刻画,仿佛让大家感到一种罪恶的快感。

塞壬甚至“混”进了君主的军队里。亚里士多德的学生,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对打造一个统一的、横跨欧亚非三块大陆的帝国充满热情。公元前4世纪,在征服了波斯帝国以后,他又把目光对准了印度。但印度炎热难耐的气候、不可预测的瘟疫、皮糙肉厚的象兵,最终令他吃尽苦头,铩羽而归。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