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历史资讯 > 正文

溥心畲:皇室帅哥差点毁在自己媳妇手上

2017-07-17 10:30:07  雅昌艺术网    参与评论()人

在1896年的夏末

紫禁城北边的恭王府内诞生了一名男婴

他就是道光皇帝第六子恭亲王的次孙

溥儒,后来取字为心畬

1917年,22岁的溥心畬迎娶了宗社党大将升允的女儿罗清媛。夫妇二人有一个共同的雅好,那就是水墨丹青,这给他们长年的西山隐居带来不少乐趣。

溥心畲与原配夫人罗清媛)

本以为这对画坛伉俪会一直携手同修,但溥心畬后来还是另纳妾室。出身名门、才华横溢的结发妻子哪能容忍这样不堪的感情背叛,长期积郁在心,罗夫人气得两次严重中风,50岁便撒手人寰。让溥二爷欲罢不能,让罗夫人百般崩溃的第三者,不是别人,就是罗清媛的贴身丫环李墨云(名雀屏)。

(溥儒与侧室 李墨云 在台北日常生活的一张抓拍照片)

(局部)

驰翰2017春拍 溥儒松下高士 设色纸本扇片

18 x 51 cm 约0.8平尺 成交价:258750元

驰翰2017春拍 溥儒柳塘春水 设色纸本镜片

28.5 x 53.5 cm 约1.4平尺 成交价:172500元

李雀屏,一个在小衚衕里长大,时常以捡煤渣补贴家用的卑微女孩,当年被项太夫人用一百块银元买来做了丫环。正如她的名字,少女孔雀开屏了,几分妩媚惹得男主人春心荡漾。这位丫头很快飘飘然起来,居然恃宠而骄,惹得府内上上下下都很讨厌她。项太夫人看在眼里,也觉得不成体统,就把雀屏赶出去了,只怪这不争气的溥二爷鬼迷心窍,居然还经常出门去找雀屏,项太夫人实在颜面难堪,只好把雀屏又召回来。1936年定为儿子的侧室,赐了一个文雅的名字——墨云。那年溥心畬正好40岁,墨云18岁。

驰翰2017春拍 溥儒孤柳图 设色纸本镜框

87.5 x 29.5 cm 约2.3平尺 成交价:138000元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从小过惯苦日子的李墨云,很会精打细算,于是她逐渐管了家,掌了权,得了势。她一方面不停地接订单,催着丈夫大量画画;一方面苛扣佣人,吃的用的都降级,自己却吃鲜虾大鱼,让佣人怨声啧啧。

驰翰2017春拍 溥儒青蛙 设色绢本镜片

26 x 16 cm 约0.4平尺 成交价:299000元

1949年南渡台湾后,溥心畬实际上成了她的赚钱机器,连看电视和聊天的时间都要受其限制,平时还只供给他劣质烟。为在经济上彻底控制,李墨云掌握着溥心畬全部的书画用印,所有作品,必须经她盖上印章,收取润金。

驰翰2017春拍 溥儒牵马图 设色纸本镜片

55 x 36 cm 约1.8平尺 成交价:241500元

嗜钱如命的小人习气,还不是最让溥心畬寒心的。堂而皇之的红杏出墙,更让溥大师倍受羞辱。摘‘杏’者是夫妇二人1947年在杭州认识的奶油小生章宗尧。1949年偷渡时,章一家五口与溥同舟,到台后,章自称是溥的经纪人。那时刘河北等学生也借居溥先生寓所,他们目睹李、章苟且,为老师悲哀不胜。年逾五十的溥心畬对此早有觉察,也知此事已成他人谈资,但隐忍不语,很少形之于色。

驰翰2017春拍 溥儒度雪千层图 水墨纸本立轴

备注:钱公来上款 60 x 29 cm 约1.6平尺 成交价:69000元

也许,看尽世态炎凉的一代王孙,认命了吧。一介老书生,只知画画写字,供养烟云,没有自我料理能力,生活早已被李墨云牢牢掌控。后来章宗尧搬出溥家,自立门户。直到溥心畬作古后,李墨云始知在她与溥心畬1950年代访日期间,章宗尧不但另结新欢,且生有二子。二人关系因此终结。李墨云后来另嫁他人,而她与溥心畬没有孩子。

这张纠葛的网脉中,溥心畬是最大的牺牲品,成为被李、章二人挟持的摇钱树。老大徒伤悲的溥心畬,晚年天天盘膝作画写字,人生悲欢离合都化为笔底风雨,不然日子过得更难堪。这种难堪,甚或是不堪,在他1955年从日本被‘押’回台湾后,更加沈重。抑郁、无望、落魄的溥心畬,8年后患上鼻咽癌,68岁就在台病逝。

(责任编辑:刘畅 CC002)
关键词:溥心畲书画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