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历史资讯 > 正文

又迎来了“冬病夏治”的好日子,趁机谈谈民国中西医之争

2017-07-25 10:02:27    单向街书店  参与评论()人

原标题:又迎来了“冬病夏治”的好日子,趁机谈谈民国中西医之争

“得病”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很多人可以不成家不立业,可都作了病人。单向街前几天的头条文章中,也有一篇关于哈利波特中摄魂怪其实是罗琳婶婶抑郁症的隐寓。

得病了也先不要怕。现在我们的医疗已经发展到了一定阶段,不管你何时能挂上号,总归还有的治。另外,现在酷暑炎炎,很多人选择冬病夏治,这是中医的一种治疗方法。

这种治疗方式要放在百年前,胡适也许会尝试,但他会否认;鲁迅先生坚决不会尝试,他只信西医,此处再一次感激藤野先生的教导。

当时的文化人物,不仅将医与病看做自身的选择,更看成中国何去何从的标志之一。比如当时中国人被称为“东亚病夫”,那这个“病”字,可不仅是看医生这么简单,而已化成了国族衰弱的想象。

我在一本台版书籍《国族国医与疾病》中,看到了很多有趣的例子,在此整合部分给大家。本文的很多观点也基于这本书。

先说胡适先生。

胡适先生

想当年,资深媒体人、中国青年的导师之一——梁启超发表了“新民说·绪论”,其中有这样的话:“国之有民,犹身之有四肢、五脏、筋脉、血轮也。未有四肢已断,五脏已瘵(zhài,病),筋脉已伤,血轮已涸,而身犹能存者;则亦未有其民愚陋、怯弱、涣散、混浊而国尤能立者。欲其国之安富尊荣,则新民之道不可不讲。“意思是说,民众身体不强健,精神始终困顿萎靡,也谈不上国家的改变与强盛。

胡适看过这段话后,醍醐灌顶大为振奋,梁启超的这种“破坏亦破坏,不破坏亦破坏”的态度,不恰当的比喻,就如现在的我们听到崔健、张楚的歌声一样,坚决地给了胡适一方思想上的新天地。他开始对传统文化有了批判、反思以及负面评价。胡适早年主张“全盘西化”,这其中就有反中医,但是胡适的人生中却不乏和传统医学相交的经历。

胡适小时候常生病,因为体弱,也不和其他小朋友玩,因此形成一幅“文质彬彬”的样子,家乡父老总说他“像个先生”。他小时候得眼病,治不好,最后他母亲听说可以用舌头去舔眼睛,去除细菌,于是这样做了,事后胡适回忆这一段,称母亲为慈母。

后来他身体竟由于出门读书而得到改善。原因是从 1905 年他进上海的澄中学堂学习后,他从来不曾缺席下午一点钟的体操课。可好景不长,1907 年,当时在中国公学的胡适患了脚气病,因此休学在上海养病,但这脚气病实际并没“耽误”胡适学习,他在休学期间发现了一方新天地,比如作诗,连他自己都说:“我在病脚气的几个月之中,发现了一个新世界,同时也决定了我一生的命运。我从此走上了文学史的路。后来几次想走到自然科学路上去,但兴趣已深,习惯已成,终无法挽回去了。”

中国公学

关键词:中医民国鲁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