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历史资讯 > 正文

揭秘:朱棣都给他大哥懿文太子泼了哪些污水?(2)

2017-08-11 10:14:04    历史档案揭秘  参与评论()人

史家敢这样编写,不怕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必须有一个前提,即朱棣是嫡子,否则这段文字将因为不符合基本的人情,而遭读者的识破。

朱元璋夫妇通过这段“对话”,达成共识,都认为燕王有本事,太子是不行的。然而,朱元璋该出手时却不出手,既然易储大计已与老婆商定,为何不见执行呢?他不是优柔寡断的人,凡他下定决心的事,没有办不成的,传承了上千年的宰相他敢废,手握兵权、勋功无数的大将军他敢杀,为何偏偏在废太子这件事上,迟迟不见行动?

我们看到的事实恰恰相反,他对太子的委寄不断加深,将许多朝政托付给东宫处置,百官奏事,需要给东宫另呈副本,他还时刻注意树立太子在朝臣和皇子们中的权威。



那么,我们只能得出一个结论,即《太宗实录》中那个太子“将为社稷忧”的臭屁,是无德的国史编修官们炮制的,他们放这个空炮,目的不过是为朱棣未来的叛逆正名,补缀一些花边而已。

实录中这段记载是有来头的,它取自朱棣钦定的《奉天靖难记》一书。这本书对太子所犯几乎危及他的储位的过错,提出三点证据:其一,“初,懿文太子所为多失道,忤太祖意,太祖尝督过之,退辄有怨言”。

“失道”之事,大概仍属细故,所以《奉天靖难记》没有摆在展示柜里供读者批判。它还说,太子在遭到太祖多次批评乃至惩罚后,不仅没有悔改之意,反而在背后说了一些怨气话。

下面指控就升级了:

其二,太子“常于宫中行诅咒,忽有声震响,灯烛尽灭,略无所惧”。原来太子不仅发牢骚,还在宫中暗行魇压诅咒之术,企图不利于父皇。但人可欺,天不可欺,太子正攥了个穿皇袍的木偶,拿针狠狠地扎,突然豁剌剌一声巨响,殿内灯烛全灭。这是老天爷给予逆子的警告!然而,太子不畏鬼神,他顶着暴雷,拿起针来,毫不犹豫地向父皇的七寸处扎去……

乖乖额滴神啊!这不等于说,本朝太子爷就是汉武帝戾太子复生转世?

还有一条,其三:太子不单红口白牙地画符诅咒,他还以“东宫执兵卫”的名义,擅自征募了勇士三千多人。


关键词:朱棣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