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历史资讯 > 正文

说牡丹:“一生爱好是天然”的痴男怨女

2017-09-28 15:56:41  来源:美术报    参与评论()人

马新阳 云想衣裳

■胡建君(上海)

读书的时候,初习白描,画的是花卉。有次临了一张于非闇的牡丹给徐建融先生看,他夸奖我的用笔很见才情,建议练习些人物画的长线条。于是临写周昉的《簪花仕女图》。长线条果然符合心性,我喜用长锋的小狼毫,在熟宣上施施然走笔,心底清明舒畅。勾完整体再描绘细部,发现仕女们头上戴的都是大朵大朵的牡丹。步态从容间,风带舒还卷,簪花举复低,极尽风雅妩媚,这也正是其画名的由来。

最符合大唐气象的花就是牡丹了吧,大概因为国力强盛,有一番如日中天的壮年豪情。唐玄宗李隆基的审美最具代表性,他不喜好秀美而倾向壮美,因此饱满的牡丹和丰腴的杨贵妃,都成为他心仪的所爱。沉香亭赏牡丹的盛况不再,而李白醉写的《清平调》依然流传于今:“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至今也是描写牡丹最美的句子了吧。

但是我差点忽略了一处著名的牡丹,以至于在编写《国宝在线》丛书的《晋唐古风》册时,都没有记录在案。直到有天闲来细细翻阅那套画册,赫然发现《洛神赋》画卷之上,那洛水河畔灿然开放的簇簇牡丹。曹植写《洛神赋》就在洛阳,文赋背后是他与甄妃的那段令人唏嘘的感情。这些绮靡的文字在百年之后流转于脉脉画卷之上,在顾恺之笔下体迅飞凫、循环超忽;更在千年之后飞动于舞台之上,被大师梅兰芳演绎得风情万种、美轮美奂。而河洛之魂的牡丹,从此定格于画面与舞台之中了。

牡丹的渊源还可以往上追溯,其实中华文明的历史就是与花共生的。华夏,即“花夏”也。《山海经》记载,黄帝把洛阳青要山作为“密都”,与花香关联。洛阳作为“天下之中”,地脉最宜养花,而牡丹尤为天下奇。但是牡丹在早先并不入先人法眼,甚至欧阳修有过一段“暴殄天物”的记载,说以前老百姓把牡丹视为野花,与荆棘无异,甚至拿它当柴火烧。我们实用主义的先民,对牡丹的关注是从它的药用价值开始的。神农尝百草,认为牡丹可以“除症结瘀血,安五脏”,才将它列为了“中品”。

不能不说文艺对美的推动作用,使得牡丹在后来名扬天下。谢灵运寥寥数字就描绘出牡丹不俗的格调,他写道:“永嘉水际竹间多牡丹”,将牡丹安置于水际、竹间,顿添优雅清淑之气。而有意识地将牡丹形诸画面,可能是从杨子华开始的,《刘宾客嘉话录》有云:“北齐杨子华有画牡丹极分明”。“分明”二字别有一番难以言传的气质,可惜此画不传。王应麟则渲染了各色牡丹的大规模栽培,归功于好玩的隋炀帝:“隋帝辟地二百里为西苑,诏天下进花卉,易州进二十箱牡丹,有赤页红、革呈红、飞来红、袁家红、醉颜红、云红、天外红、颤风娇等。”隋炀帝真是个文艺青年,光这些浓郁的名字,也艳照天下啊。但是他一开始把牡丹由“木芍药”改为“隋朝花”,却并不高明。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一方砖的大美天地

2017-09-28 10:16:50 砖块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