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历史资讯 > 正文

方笑一教授:苏东坡是怎样“打通墙壁说话”的?

2018-04-16 09:56:14    解放日报  参与评论()人

第四个阶段是58岁到66岁。   

这个时期是苏轼的人生低潮期。因为宋哲宗亲政,倾向于新党,故对旧党进行打击。于是,苏轼被贬往广东惠州,后又被贬往海南。他本来以为自己会死在海南,棺材都预备了,但幸运的是最终遇赦北还。北归途中,苏轼在常州去世。   

从“江上看山”到“雪泥鸿爪”,写出了令人称道的“博喻”   

据统计,苏轼目前流传下来的诗有2700多首、词有330多首。结合四个阶段的人生轨迹可以发现,他的诗词创作始于第二个阶段。   

在丁母忧结束后,苏轼和父亲及弟弟,沿着长江,前往湖南。一路上,他们乘着船,写了很多诗歌。通过比较兄弟二人的诗,我们可以来看看苏轼的诗有什么特点。   

比如《江上看山》:船上看山如走马,倏忽过去数百群。前山槎牙忽变态,后岭杂沓如惊奔。仰看微径斜缭绕,上有行人高缥缈。舟中举手欲与言,孤帆南去如飞鸟。这首诗非常真实地描绘了青年苏轼坐在船上,看到两岸飞速逝去的景物。读这首诗,感觉就一个字:“快”。苏轼写得非常快,写到很多景物:船、群山、前山、后岭,又有山间的小径、山上的行人,还有坐船者、孤帆、飞鸟。这么多东西,一共56个字就全部呈现出来,写得极富动感和画面感。   

他的弟弟苏辙也留下一首同题诗:朝看江上枯崖山,憔悴荒榛赤如赭。莫行百里一回头,落日孤云霭新画。前山更远色更深,谁知可爱信如今。唯有巫山最秀,依然不负远来心。   

两相比较之下,有人觉得苏辙这首诗更好。一是因为它的构思行文,较为符合人们通常的心理节奏,有一种延宕之美;二是更接近于我们读七言律诗时的那种审美感受,而苏轼的版本把很多意象堆叠在一起,就像走马灯似的,大家一下子很不习惯。   应该看到,诗没有绝对的高下之分。但就描写的技巧来说,我认为苏轼的更为出色。他的每一句写景,都有实打实的信息量。同样的字数,苏轼能把景象、速度、变化全部融摄进去,笔力非凡。   下面,再举一个例子。苏轼要去凤翔做官,苏辙送他经过河南渑池这个地方。之后两人离别,苏辙有感而发写下一首《怀渑池寄子瞻兄》:相携话别郑原上,共道长途怕雪泥。归骑还寻大梁陌,行人已度古崤西。曾为县吏民知否?旧宿僧房壁共题。遥想独游佳味少,无方骓马但鸣嘶。   苏轼收到弟弟的这首诗后,也和了一首,即《和子由渑池怀旧》。最高级的和诗,同原诗韵脚也要一模一样,所谓原韵原字,出现的前后次序也要一模一样,但最好能呈现不一样的意境。这就考验功夫了。   

关键词:苏东坡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为您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