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读书 > 1首页读书推荐 > 正文

胡兰成接张爱玲信悄悄说:太太看到可不得了(1)

2014-03-12 15:24:09  环球网    参与评论()条

胡兰成接张爱玲信悄悄说:太太看到可不得了

本文摘自:《周末》,作者:倪弘毅,原题为:《胡兰成的奇遇》。

    南京市新街口,有一幢挺拔的建筑物--前国货银行大楼(今天的新街口邮政支局)。1940年,汪伪政府“宣传部”就在那里办公。“部长”林柏生,两个“次长”--郭秀峰和胡兰成。

    胡兰成·张爱玲

    1940年夏天,某日,8时已过,“中央宣传讲习所”的第一节课开始了,50名学员纷纷进屋占座。

    训导主任郑景先进来,用浓重的湖南口音说:“今天的政治课,特请胡次长讲世界政治经济问题。”接着,一个穿深色西服,系深色花领带,40岁左右的人进来。他后面跟着一名记者,大家一看,是“中央电讯社”的蒋景儒。

    既无讲义,又无书本。胡兰成慢条斯理、滔滔不绝地大谈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萧条与政治危机,一口气讲了足有两个钟点。

    学员们对其他人等的讲课多不感兴趣,惟独胡兰成讲课,人们都注意倾听。毕竟,在当时公开宣讲列昂节夫(苏联经济学家,著有《政治经济学》)的政治经济学理论是需要胆量的。

    胡兰成去后,人们私下议论开了。陈孟浩是个年事较高、阅历较多的学员,他对我说:“这儿是个大杂烩摊子,像胡兰成这样的人也会有几个,真是鬼怪蛇神,五光十色啊!”

    秋天,一个星期六的下午,郑景先把我和另外几个人找到一块,说是胡兰成请我们到他的寓所做客。

    在南京,胡兰成住鼓楼三条巷21号。

    胡寓很雅静,进门是一片草坪,有几架葡萄藤蔓,小雀啾啾,“鸟鸣山更幽”。忽然,一条西洋猎犬猛扑过来,被胡兰成适时唤住了。

    在会客室里,略事寒暄,胡兰成揭开正题,批评当时的“官僚政治”,他要求年轻人敢说敢讲。

    从那时起,我认识了胡兰成,此后可不经事先通知,径直到他家里去。

    有一回,我同他一块去上海,到沪西大西路他的寓所,那里有他的一个侄女在照料家务。随后,我又同他到诗人邵洵美家(在当时的霞飞路上),谈张爱玲的小说,以及南京“中央大学”校长樊仲云的逸事。樊仲云与胡兰成是小同乡,浙江嵊县人。

    几天后,一日上午,胡兰成携我同去起士林咖啡馆左侧的一栋公寓楼的二楼。门铃响处,女佣来开门。进门后,见到一位颀长身材的女士,年近30岁,她就是当时蜚声文坛的作家张爱玲。

    回到南京后,一次去胡寓,见邮递员捎来一封信件。胡兰成悄悄对我说:“张爱玲的,这不能叫我太太看到,那可了不得!”从那时起,我知道胡兰成与张爱玲的关系不一般。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网友发言 已有人参与 条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提交评论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