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读书 > 正文

一本曾评为“像决堤的阴沟淹没整座城市”的文学名著

2017-04-16 10:02:15    澎湃新闻网  参与评论()人

【编者按】

毋庸讳言,作为在文学史上拥有崇高地位的“西方正典”,《尤利西斯》毫无疑问是那种很多人知道却极少人会去读的名著当中的佼佼者。事实上,在其出版之初,这部小说便已收获恶评无数,有位评论家甚至形容这种文字“像决堤的阴沟淹没整座城市,带来充满病毒的污秽瘴气”。

乔伊斯本人曾说:“我的小说上空飘荡着炉灰、枯草以及沉渣的臭味,这不是我的错。……我的脑袋里装满了从各处捡来的鹅卵石、垃圾、折断的火柴以及玻璃碎片。我近乎炫技地从18个不同的点来写一本书,还运用了很多风格——显然它们都尚未被我的同行知晓或发现,这项苦差事及其所选定的传奇的性质足以让所有人平衡的心态颠倒错乱。”——阅读难度使得读者一直以来难以亲近这位高冷的文学巨匠。

英国约克大学英语系教授德里克·阿特里奇(Derek Attridge)的《用天才向极峰探险:乔伊斯导读》一书从乔伊斯的代表作《尤利西斯》、《芬尼根的守灵夜》以及《都柏林人》等书中精选、分析了十个片段,力图以此为一个起点,带领大家去探索这位20世纪最重要、最有影响力的作家的毕生之作。

詹姆斯·乔伊斯

据安德森讲,当玛格丽特·安德森(Margaret Anderson)和简·希普(Jane Heap)开始在《小评论》(The Little Review)上连载乔伊斯未出版的小说《尤利西斯》时,她们收到了成百上千封抱怨信。以下这封信的内容颇具代表性:

我认为这是所有玷污了印刷品的文字中最该死、最肮脏的,简直是一派胡言……这种该被诅咒的、地狱般的秽语来自滋生污浊的人心,并且在污水中繁殖。我无法用言语形容我对此书的厌恶,哪怕是模糊地形容也做不到;我憎恶的不是偶尔渗出的污泥,而是他们的思想已腐烂到竟敢一遍又一遍地用腐臭的淤泥和污水来污染这个世界。

1922年,巴黎的一家小书店出版了《尤利西斯》——当时没有任何一家出版社愿意出版该书, 它的上市引发了与上述评论类似的反应。当大家评论《尤利西斯》,尤其是谈到小说的最后一章时,时常用“阴沟”这个词汇。在最后一章里,乔伊斯的女主角摩莉·布卢姆(Molly Bloom)毫无顾忌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一个评论家如此描述这一章:“整个就是一锅大杂烩,紧张混乱,缺乏逻辑,晦涩难懂,这种文字一直持续到文末,最后就像决堤的阴沟淹没整座城市,带来充满病毒的污秽瘴气。”这些人有理由抱怨。乔伊斯小说中的许多人物都有原型,就是当时切切实实生活在都柏林的人,一读就知道说的是谁,比如乔伊斯的旧友奥利弗·圣约翰·戈加蒂(Oliver St. John Gogarty)[戈加蒂发现乔伊斯把他写成了小说里的丑角儿玛拉基·穆利根(Malachi Mulligan)]。 戈加蒂愤怒地抱怨道:“亏得我年轻的时候还跟那个该死的乔伊斯是朋友,他写了一本你在都柏林所有厕所的墙上都能读到的书。”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