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读书 > 正文

王晓渔:“先锋派”如何避免成为“冲锋队”?

2017-05-22 11:02:18    单读  参与评论()人

《春之祭》

1913 年的春夏之交,斯特拉文斯基的《春之祭》在巴黎香榭丽舍剧院首演,几乎引发了一场“暴动”。异议的尖叫声和认同的掌声此起彼伏,抗议者被赶出剧院,但是剧院内依然一片混乱。台上台下都在努力的“演出”,整个剧院灯火通明。这次演出引发的观众反应,比舞剧本身更让当时和后来的人们津津乐道。

这本书的题目就来自这部芭蕾舞剧,由此开始,讲述第一次世界大战。关于“一战”,已经有太多的著作,但大都在分析国际关系或者讲述战争史,从精神层面进行研究的著作很少。相比“蓄谋已久”的二战,一战的爆发有着很多的偶然性,仅从领土纷争或国家利益出发,很难给予充分的解释。

加拿大学者莫德里斯•埃克斯坦斯先生的《春之祭》,是一本关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精神分析之书。芭蕾舞剧《春之祭》把“死亡”和生、解放、创造联系在一起,符合这些特征的不仅是《春之祭》,也包括战争。

虽然这本书是从文化史的角度讲述一战,也涉及许多文艺事件,但这是一本冒犯文艺青年之书。《春之祭》开篇就表示:“对我们来说,先锋派听上去好像是正面的,而冲锋队则有着可怕的含义。本书认为,在这两个术语之间,或许存在某种亲缘关系……”

“先锋派”和“冲锋队”的关系,对于从文学转入历史最近又回到文学的我而言,是一直在思考的问题。许多美学上的“先锋派”,在政治上却认同“冲锋队”;或者许多“冲锋队”成员,在美学上却有着“先锋派”的趣味——这是我最初觉得有些不解的现象。后来发现,两者在思维上有相似之处,从“先锋派”到“冲锋队”,不是断裂或转向,有时恰恰是一脉相承的。“先锋”一词,本身就是军事术语。

19 世纪末开始大国崛起的德国,逐渐不满于盎格鲁-法兰西文明,认为自由贸易、开放市场、福利政策是虚伪的,社会的民主、自由和平等只是谎言,他们更为注重的是”内在的自由“、“精神的自由”,精神世界应该超越物质世界。在这种思维的引导下,生活应该是审美化的,历史必须是精神性的。埃克斯坦斯指出,对大部分德国人来说,“战争首先是一种思想,而不是以德国的领土扩张为目的的阴谋。”

1234...全文 5 下一页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