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读书 > 正文

订约是妖怪最爱干的事情,但毁约者通常都是人

2017-06-15 13:24:10    澎湃新闻网  参与评论()人

原文标题:卢冶︱鬼契约:订约是妖怪最爱干的事情

天地万物自有界限和轨道,众生也因此有了两种南辕北辙的行为模式——遵守规则和跨越界限、撕毁规则各有其魅力,贪心的我们却总想着利益均沾,调和不可能之事,无怪乎古今中外的人、神和妖都喜欢跨界订约。西方文学家化用宗教-神怪传说打造的最著名的契约,大概要属浮士德和魔鬼的那一份了。歌德先生整理了十五世纪德国民间流传的“浮士德博士”的故事,把它变成了诗剧中颇为“中二”的约定:魔鬼答应给想要“上山下乡体验生活”的宅男浮士德以所有想要的东西,包括青春、美貌、财富、爱情,权力,以及各种穿越时空的外挂,打赌他一定会因为满足而堕落。一旦他发出了知足的声音,那么他的灵魂就归魔鬼所有。不断进取的狂人否认这一点。于是赌约成立,冒险开始。在经历了古典爱情和现代革命、神话美女和小家碧玉、天上天下、内心外境的怒海狂涛之后,最终他老了,聆听着屋外由他指挥的填海造陆工程的叮当声,沉浸在人类改造自然、意志覆盖宇宙的狂想中,不由陶醉道:“你真美呀!且停一停吧!”魔鬼狂喜,正要带走咽了气的浮士德的灵魂,圣母和天使突然出现,用光芒夺走了浮士德的尸体,魔鬼失败了。

表面上看,浮士德不仅占尽了魔鬼的便宜,还有上帝这一方撑腰,似乎有点仗势欺“鬼”,但这正是这个约定的妙处:我们从原作里看得出来,浮士德并没有真的满足。他情不自禁发出的感叹,恰恰是那个永远进取、不知满足的“当下”。公平地说,浮士德是真赢了。

浮士德

知足常乐,在东方是一个关乎幸福感标准的重要伦理,在十九世纪的西方却成了堕落的标志,这大概就是循环式的轮回时间观和进取式的线性时间观的分界之处,亦是传统与现代的分界之处。事实上,契约本身就是一种界定时空的方式,其中包含着精妙的时间伦理。

东方佛教当中菩萨发愿,也是一种契约,是直接和天地、神佛与一切众生签订的。地藏菩萨在“因地”上(即造成佛之因时,是走向“果地”的开始),为了拯救即将下地狱受苦的母亲而发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当场就感召了天地震动,佛陀现前,改变了她母亲的命运。这个愿力在佛教来说,大概是属于“真实愿”、“定业”,因为天地震动暗示了这样的悖论性道理:在契约还在起点的时候,就已经圆满地实现了,它无须经过未来时间的检验。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