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读书 > 正文

白先勇:我心灵上的故乡,还是想回到传统文化

2017-06-20 19:20:31    凤凰文化  参与评论()人

《如是》是豆瓣出品的首档文化寻访节目,我们将通过12期节目,与沈星一起,探访多位对于生命有领悟的行者、智者、禅者,找寻当下时代迷失的信仰,找到观照自我内心的修行方式。

这是“一个生命与另一个生命的用心对话”

在台湾的图书馆,白先勇的书属于“核心收藏”。夏志清说:“白先勇是当代短篇小说家中少见的奇才。在艺术成就上可和白先勇后期小说相比或超越他的成就的,从鲁迅到张爱玲也不过五六人。”

白先勇,小说家、散文家、评论家、剧作家,台湾大学外文系毕业,美国爱荷华大学“作家工作室”(Writer’s Workshop)文学创作硕士。白先勇23岁成名,著有短篇小说集《寂寞的十七岁》、《台北人》、《纽约客》和长篇小说《孽子》。《台北人》被《亚洲周刊》选为二十世纪中文小说一百强第七名。

“文学是整个一个民族心灵上最深刻的,每个人心底的投射,替那个民族说出心里话,那个就是最好的文学作品。”

采访白先勇是在上海,外面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白先生面庞红润,神采奕奕,说话的时候,圆柔的眼睛十分有神,笑起来两个鼓鼓的脸蛋,像极神话传说里的寿星公,温和、慈悲,甚至有种过分谦逊到害羞的错觉,不知道“谦谦君子”说的是不是就是像他这样的人。

白先勇说过,“我心灵上的故乡,还是想回到传统文化。所以我推广昆曲,推广《红楼梦》,这些真的是我的故乡。”

“我们年轻的时候,多在追求功名,追求财富,追求爱情这些东西,非常入世的,我们还常常心怀大志,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到了中年,多多少少都受挫了,有的人官丢掉了,有的人股票垮掉了,有的离婚了,有的感情上受挫了,这个时候道家来了,那种出世的哲学来了。所以我们中国人基本上,是可进可退的……”

“儒家那一套,治国平天下,其实是青少年不知天高地厚的。后来,我到成功大学去念水利,一年念下来,我考试很会考,可是我知道我不行的,工科念下来,大概做个二流工程师,这时我的文学细胞燃烧了。”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