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读书 > 正文

至情至性白先勇: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2017-06-28 11:52:40    凤凰文化  参与评论()人

6月5日,在上海,我们采访了白先勇先生。白先勇是国民党名将白崇禧之子。

上海的白公馆(白先勇、白崇禧故居)位于汾阳路,是市中心繁华地带,虽在维修,从外观望,仍雄伟似城堡,在白公馆后花园里仍有欧式喷泉潺潺流淌,可以想象白家当年的气派。

坐落于上海虹桥路1390号的白公馆

令我费解的是,如此官宦子弟,笔下的人物大都是普罗大众、三教九流,有舞女(如《金大班》)、有女佣(如《玉卿嫂》)、甚至是弃儿(如《孽子》),稍有点贵族气的是《谪仙记》,写的也是没落的成为平民的贵族。他的小说没有高低贵贱,更没有意识形态,只是在写人、人性、人情,人如其文,白先勇是个至情至性之人。他对于朋友,对家人,对爱人,对文学的爱无不是饱含深情地投入,即便是经历无常痛苦,家人的离世、爱人的离世、倾家荡产所创办的《现代文学》的停刊,也未能使其颓丧、冷漠,而是以更大的热情去投入、去爱。

为了传承推广昆曲,他在花甲之年新创青春版《牡丹亭》,十几年来,他跟随剧组在全世界奔波巡演达两百多场,这样的人是不会老的,现实中的白先勇状态似少年,我们毫无拘束地交谈,谈到爱情究竟是无常还是永恒,他说,只要是真正爱过,无论时间长短,那一段,便是永恒。

上海是白先勇儿时的故乡,他最早文学的启蒙也是在这里,十岁那年,他去看梅兰芳饰演的昆曲《游园惊梦》(《牡丹亭》第十出),昆曲的美、杜丽娘的生死之恋深深击中了少年,正如《牡丹亭》题记中那句千古绝唱“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白先勇成年后的作品写尽人世间种种复杂的爱情,有异性之间的,也有同性之间的,虽然也偶有浪漫,但大多是残酷短暂、苦恋、畸恋,细腻凄迷,苍凉伤情,正如现实中所有不如意的爱情。所以,对白先勇的访谈,我们定位是他对于爱情的理解。

关键词:白先勇情爱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