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读书 > 正文

李公明:被遗忘的战争与政治宣传,不能被遗忘的屠杀

2017-07-07 10:33:30    澎湃新闻网  参与评论()人

在过去的冷战史研究中,政治宣传和心理战虽然是受到重视的论域,但是具体到各国、各时期的宣传画、漫画、摄影等艺术种类作为宣传手段,具有鲜明主题性或问题意识的图史互证式研究则仍然有待拓展和深化。彼得·伯克(Peter Burke)曾在他的《图像证史》(2001年)中认为,“总的说来,有关视觉宣传的历史研究关注的重点在于法国革命或20世纪,集中研究了苏维埃的俄国、纳粹的德国和法西斯的意大利,对两次世界大战期间曾经引起争端的图像也给予了相当的重视”。他的这一说法来自于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研究成果,主要是指Toby Clark、ZbynekZema、R. Taylor和David Welch等学者的论著。今天学术界的相关研究当然早已超出了这些国家或主题范围,也出现了以“冷战与宣传画”为专题的研究。例如我手头上的一本Posters of the Cold War( V&A Publishing,London,2008),收集了来自15个国家的冷战题材宣传画,涉及到冷战时期的意识形态与文化生活的许多方面,其中也包括毕加索等著名画家的作品。上周在韩国首尔大学参加由统一和平研究院、韩国冷战学会共同主办的“冷战与和平的图像”学术研讨会,在会议上发表的论文都是关于冷战时期、尤其是朝鲜战争中的视觉图像(宣传画、摄影、艺术档案、漫画等)、电影、都市形象、文学等论题,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在国际学界的冷战史研究中,视觉图像研究正越来越受到应有的重视。

Posters of the Cold War

政治宣传画往往以其强烈的视觉感受而在历史的某种时刻表现出它的力量,给当时历史情境中的人们以强烈的心理冲击,以后成为难以磨灭的历史记忆。试举两个例子。1949年2月3日,中共军队进入北平之后不久,一个名叫卜德的美国人在这个城市里“看到了一幅令他印象深刻的中共宣传画,画面上,蒋介石在一个向他伸出的巨大拳头面前缩成一团,在他的脚下横着一堆龇牙咧嘴的骷髅,骷髅的手里握着一把剑,上面是两个英文字母‘U.S’”。(李夏恩《1949,美国如何被清扫》,《国家人文历史》,2014年第19期)这仿佛是为了证明宣传画在冷战中的作用,两年以后另一位美国人又有了同样的强烈体验。美国著名外交家、曾被称为“冷战之父”的乔治·凯南在1952年5月作为新任驻苏联大使到达莫斯科,当他看到莫斯科街头到处张贴着“恶毒的”反美宣传海报的时候,感到非常气愤,亲手一张张将它们撕扯下来。(乔治·凯南著、弗兰克·科斯蒂廖拉编《凯南日记》,275页,曹明玉译,中信出版社,2016年)有意思的是,在历史转折点的一瞬间,视觉宣传本身就可以形成一种力量的冲突。距卜德在北平遭遇宣传画之后不久,上海解放前夕的左翼学生在车厢外张贴反美标语,控诉美军炸弹屠杀中国人民的罪行。这一情景被拍摄下来,这幅照片与当时应该还高挂在上海街头的一幅英美商品海报形成极端的对比,又似乎完全是巧合:力士香皂海报上的好莱坞影星葛丽亚·嘉逊与坐在列车车厢窗口上张贴反美标语的那位女生的头像角度一样、青春美丽一样,但是她们却分别预示着极端相反的两种政治文化的诞生与死亡。

关键词:屠杀战争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