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 > 读书 > 正文

李公明:被遗忘的战争与政治宣传,不能被遗忘的屠杀(2)

2017-07-07 10:33:30    澎湃新闻网  参与评论()人

左图为上海街头的力士香皂的海报,右图为上海解放前夕,左翼学生张贴反美口号。

会后去参观了据称是世界规模最大的战争纪念馆。进入展览大厅后,首先注意到关于朝鲜战争的展厅被命名为“6·25战争室”,这个展厅名称一看而知是强调了在6月25日这一天发动战争的责任,这一天代表了原罪。几年前在“韩国战争学会”的一次研讨会上,围绕着这场战争的“正名”问题产生了激烈的辩论。左派学者认为“625战争”这个命名只是目光短浅地突出了战争爆发的时间,同时也隐含着强调战争发动方的责任,而抹杀了战争前后朝鲜半岛的历史状况与阶级矛盾,因此认为应该称作“韩国战争”。有反对者则认为战争责任问题不能模糊不清,更不能把双方的责任颠倒过来;进而对英语国家使用“Korean War”而不是“Korea War”提出了质疑,认为应该用“the 625 War in Korea(1950-53)”或甚至是“the Communist War in Korea(1950-53)”来表述。

美国历史学家、朝鲜战争研究中修正学派的代表性学者布鲁斯·卡明斯在他的《朝鲜战争》(林添贵译,三联书店,2017年6月;原著出版于2010年)中强调这是一场内战,而且认为真正的悲剧并不在于战争本身,而是在于这场战争什么问题也没有解决,只是恢复了原先状况,并只能依靠停火维持和平。(26页)应该说,就基本性质和历史渊源而言的确是一场内战,但就内战中的各方力量尤其是联合国军的大规模介入战争以及对国际政治的影响而言,恐怕又远远超出了内战。可以认为,他提出“内战说”的主旨是反对美国介入这场战争,如果以中国的国共内战为参照就更能明白他的用意。至于这场战争的结果是回到原先状况因而没有解决任何问题的说法,我觉得是他过于僵化地看待战争的输赢结局。在这个问题上,我认为雷蒙·阿隆从冷战中的战争与和平的博弈来看问题很有启发,他说:“‘如果想要和平,那就准备战争’”(si vis pacem para bellum)……不管多么忠实地听从这一忠告,却也从来就没能阻止战争。”(《和平与战争:国际关系理论》,159页,朱孔彦译,中央编译出版社, 2013年)换言之,在冷战格局中的战争所要解决的根本问题就是在不得已的形式下以战争求和平;如果用我们的话说,“让对方乖乖地回到谈判桌上”(尤其是指发动战争或越过边界的一方),实现停火,难道不是对战争的一种解决方式吗?

关键词:屠杀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