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文化 > 读书 > 中华文学 > 正文

莫言:比任何人都更企盼中国第二个诺贝尔文学奖

2017-01-19 10:02:30    新华网  参与评论()人

新华社北京1月18日电 题:“我依然有写伟大作品的梦想”——新华社记者专访莫言

新华社记者 史竞男

儒雅的中式服饰,盘扣系得一丝不苟。所到之处,水泄不通,闪光灯亮成一片。他眯起眼睛,对此习以为常。

还是那个熟悉的莫言,距离摘得诺贝尔文学奖已经过去了四年多,他依然是当代中国最受瞩目的作家。

日前,莫言带着他的长篇小说系列最新版亮相北京,一向“莫言”的莫言,一改惜字如金的“话风”,在活动结束后接受了新华社记者独家专访。

对于作家而言,写作和作品是永恒的主题。莫言的作品将魔幻现实主义与民间故事、历史以及当代社会现实融为一体,以自由不羁的想象、恣意汪洋的语言、奇异新颖的感觉,创造出了一个辉煌瑰丽的小说世界。尤其是他笔下的“高密东北乡”,已经牢牢地在世界文学版图上拥有了自己的疆域。

在莫言看来,一个作家、一个文学爱好者,还是应该先写自己最有体验的事情,跟自己切身最为相关的事情。“你要持续不断地写作,形成自己的风格,那就必须回到自己的记忆当中去、童年当中去、故乡当中去。”莫言说,现在写小说他还是会把小说的内容家乡化、故乡化。但每次写作,他都有强烈的创新意识,逼着自己走一条艰难的、危险的创作之路。

莫言的创作道路开始于上世纪80年代,也是中国文学的“黄金时代”。

1981年,他发表了处女作《春夜雨霏霏》;1984年,因《透明的红萝卜》一举成名;1986年,莫言在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毕业,在《人民文学》上发表的中篇小说《红高粱》引起文坛极大轰动。

“现在回想起来,在上世纪80年代,大家确实把文学当做一个重大问题来关注,全国人民把文学作为热点。”莫言说,当时一份文学刊物可以发行数百万份,一次诗歌朗诵会在首都体育馆竟然可以卖得座无虚席,而且有很多“站票”……

时至今日,文学不再是一种“显学”,甚至处于“边缘化”的尴尬境地。对此,莫言怎么看?

“现代社会,消费方式越来越多样化。一方面,客观的社会进步造成了大家阅读量减少,这是不可避免的。另一方面,这也是我们作家自身的原因,没有吸引到读者的阅读兴趣。”莫言认为,不能因此而贬低中国当代文学,实际上,自上世纪80年代之后,近30年来的中国文学取得了辉煌的成绩,在国际上形成了很大的影响。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