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军事 | 汽车 | 游戏 | 科技 | 旅游 | 经济 | 娱乐 | 教育 | 投资 | 文化 | 书画 | 公益 | 城市 | 社区 | 拍客 | 视频 | 好医生 | 海外购

注册登录
文章 作者

美国大选到底还会有多少变数

​周斌 2016-09-27 09:09:27

美国大选到底还会有多少变数

希拉里出席911活动险晕倒被扶上车的事情迅速成为美国大选的新热点,之后她迅速又出现在了公众的视野中,关于是否是替身产生了很多说法。更是传出民主党要换掉希拉里的说法,从笔者的角度来看换人的可能性并不大,因为她的对手特朗普已经紧紧地追了上来。

临时换将能否起到出奇制胜的效果,这很难说。所以维持希拉里继续参选将是一种稳妥的办法,实际上值得玩味的是希拉里的这一次参选之路真的可以用跌宕起伏来形容。

美国大选到底还会有多少变数

希拉里出生于1947年10月,1969年进入耶鲁大学法学院。在求学期间结识了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之后希拉里获得律师资格并进入了有名的罗斯律师事务所工作。在结婚以后她一方面是克林顿夫人同时,也努力着自己的事业,可以这样说希拉里并不完全依赖于丈夫克林顿的光彩进入仕途,而是通过自身的努力逐渐提高。她在担任律师的时候获得了罗斯事务所女合伙人的地位与“全美100位最具影响力律师”的称号。

1992年克林顿赢得了美国总统选举,希拉里也成为第一夫人,在克林顿的任期内虽然爆出了丑闻,但不可否认的是克林顿任期内取得了不少政绩。现在希拉里也参加了选举。从履历来说希拉里具有长期的从政经验,曾经担任美国国务卿且又长期跟随克林顿在白宫中工作生活,对于美国国家的运作和制度有非常深入的了解,算得上资深的职业政客。

那么为什么要谈这些?

因为就在奥巴马要卸任新的大选要开始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认定了希拉里几乎可以算是躺着也能赢,在美国接受了一位黑人总统的之后,是否由一位女性担任总统成为人们的话题,在当初各种对于希拉里有利的条件似乎都出现了。然而突然之间美国出来了一个新崛起的人物:

唐纳德·特朗普。

唐纳德·特朗普。

特朗普在最初出现的时候,几乎被人认为是一个“笑话”,这是对于特朗普的一种轻视,因为特朗普在参加之初就以激烈和极端的言论当做自己选举的策略,很多人嘲笑特朗普认为他这样做不会成功,然而事实是特朗普在一步步的接近于成功,当他的支持率越来越高的时候,很多人就很难再将他与一个“笑话”相提并论。

如果从一个分析的角度上来看,最有压力的人恰恰不应该是特朗普,因为从一开始就没人相信特朗普会赢,人们更加倾向的是希拉里,最近甚至有特朗普反超希拉里支持率的调查出现,而希拉里也深陷“邮件门”之中,那么为什么特朗普会获得胜利?

有两个原因造成了这一结果,第一个原因是特朗普是一名精明的商人,特朗普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并且需要看到的是特朗普曾经濒临破产过,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在失败和挫折面前能够经受的打击是特朗普重要的特点,特朗普为什么要讲那么多极端的话语,因为第二个原因造成的他如此决定。

美国的社会资源正在降低。

为什么西方民主选举后成功者与失败者可以相互友好的承认结果,这是因为社会资源处于一个稳定的状态,对于普通民众来说任何人当选都不会过多的影响到他们的基础保障,这使得美国关心大选的人都没有关心橄榄球超级碗的人多。在过去由于社会资源还足以进行对普通人的基础分配,使得人们对于未来的担忧情绪并不是很高,这样的结果就是极端言论没有市场。

极端言论想要拥有市场则需要拥有一个基础,这个基础就是社会资源的减少甚至是匮乏,当这种情况发生以后民众对于未来的担忧情绪就会上升,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把传统白人利益至上的口号喊出以后,他获得了广泛的接受,这是特朗普可以快速成功的关键。

美国大选到底还会有多少变数

反观希拉里方面则处于一种传统式的选举策略,相互交织为何特朗普从一个笑话变成了一个实际的威胁呢?这就是因为美国的内部正在发生变化,从2008年以后美国大量的发售货币,这使得通货膨胀发生,贫富差距继续扩大。这让社会资源表面上增加实际上是减少了,因为货币供应虽然增多,可是实际的突破并没有实现,另一方面美国在全球的势力也是处于一种衰退之中,那么显然可用于支付普通人基础的社会资源减少了。

这就让很多人内心之中生出不满来,表面上看特朗普会得罪很多的其他族裔的人丢失选票,可他并不需要获得所有人的选票,他只要获得更多的传统势力的支持就足够了,因为美国的投票率并不算很高,这使得很多原本无所谓或者不怎么关心政治的人,受到生活压力的上升不得参加投票,特朗普为他们寻找到了一个突破口,这个突破口就是极端言论。通过诉说这些言论来让他们获得一种“动力”去支持他。

这便是特朗普的策略,特朗普与其说是因为极端言论获得了成功不如说是受美国内部变化的影响获得成功,这间接的表现出美国内部正在发生变化,这种动力的趋势下特朗普与希拉里之间的竞争似乎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那么该如何判断未来的选举?

民主选举有一种特性,即“不确定性”。就像脱欧公投时候,人们都认为不会脱欧,甚至让人啼笑皆非的是,一些投票者内心深信不会通过只不过想和别人不一样所以选择了脱欧,结果真的脱欧了。

美国大选到底还会有多少变数

所以对于很多选民来说,选举与其说是一种精巧的计算,不如说是一种情绪的选择,法国学者托克维尔曾提出“多数人暴政”这一观点,为何会产生这种现象呢?因为人们没有了选择,当一个人作为一个个体的时候,他可以对自己的人生做出很多选择,可是当他与一群人在一起的时候,他们所能做出的选择就需要形成一种趋势,这种趋势既要求拥有共同的目标,又要因为这个目标产生共同的契约,他们的联合才能成立,并当这种趋势形成的时候。

他们就大多只能做出一个相同的选择,这让参与的人大多都失去了其他选择,只能盲从于一个选择,而这种选择出现的时候,就会形成与对方趋势竞争的关系,在这种竞争中人们将变得更加具有排他性,这是族权对立产生的根本原因。与其去相信对方不会侵害自己利益,不如从一开始就将对方想象成会侵害到自己的利益,这样就可以与有共同目标的人构成一个统一的契约关系。

这种方式最好的体现就在于选举之中,候选人提出一个目标,这个目标将会吸引共同的人来参与其中,选举人获得他们的支持,并在当选后给予回报。所以对于特朗普来说他能否胜利的关键并不在于他如何继续宣传自己的极端言论上。

而是在于未来两个月美国经济的走向上,假设希拉里的身体经过修养可以坚持到大选完,那么特朗普就需要与希拉里进行正面的交锋。

虽然从现在的角度上看希拉里仍有一些优势,可是关键就在于美国的环境将会如何发展上,如果未来的2个月时间内美国出现了经济上的很大不确定性,那么对于未来的担忧情绪将会更加上升,给特朗普留下的操作空间就将很大,特朗普也可以因此而获利,这并非没有先例,在二十世纪的德国某位狂人,他在选举的时候恰好也和美国的状况有类似情况,德国遭受通货膨胀困扰,这为狂人所率领的党派在经济状况良好的情况下支持率就会出现下降,期间不管他怎么炒作话题都并不见效,可当经济出现突然性的转变时候,他的支持率就突然上升,并最终获得了德国的选举。之所以不提名字就是不想简单的比较,而是要用那段历史来分析局势的关键变化在于其内部的发展出现变化上。

所以重点在于美国在未来的两个月是否可以持续的稳定下来将成为关键,如果在经济上出现重大变数或者爆发一些恐怖袭击或产生突发事件导致民众情绪产生波动,那么局势就会倾向特朗普,因为特朗普所吸引的是传统的白人势力,反之如果可以维持稳定的话则有利于希拉里。在选举中短期的情绪波动很有可能导致民众的选择出现变化。

那么两人当选总统会产生不同么?

实际上两人在选举的时候所采取的策略很不同,但是他们一旦当选所需要面对的问题大多都是相同的,就是如何解决美国这个糟糕的情况,从选举人到总统的差别就在于,当选举人的时候,只需要对于党派和选民给于承诺就好,可当了总统以后就需要对美国进行负责,在这种身份的变化背后,实际上是调整难度的增加。

因为竞选时候的话语越是过激就越难实现,过激的话语是为了获得支持率采取的行为,当选以后想要兑现就得打压其他党派,在这种调整中如果打压了对方,对方就会到处设置障碍,比如奥巴马的医保改革就举步维艰,如果对自己内部的党派进行压制,则又会被视为背叛了选民和党派的利益,对当选者将是更为严肃的事情。

所以选举制为什么总产生当选以后就无法兑现选举承诺的现象,就在于选举时只需要满足选民想法即可获得支持,但一旦真正的去推动改革就不得遭遇巨大的阻力,最终改革就容易走向失败。而对于美国来说他又有一个巨大的难题存在。

这就是美国的地位问题,美国并不是一个崛起中的国家,而是一个维持自己强权的世界大国,在这种情况下不管美国取得了什么样的突破,本质上都只是维持了自己的地位,再难形成根本的突破,这让美国非常难以抉择,想要通过在世界的交往中取得突破缓解内部的难度很大,美国的衰退是一个持续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想要成功就需要强力的改革,可想做到这一点很难,所以无法对内部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就无法改善内部的危机,如果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又会遭遇层层的阻力。并非当选即是大获全胜或者高枕无忧了。

所以不管是希拉里还是特朗普,选举只是他们走向艰难道路跨出的第一步,在笔者看来一开始就没有被看好的特朗普反而可以更加轻松的全力一搏,相反压力则集中在了一开始就被认为会取得成功的希拉里的身上。

未来的美国总统之路谁能获得胜利,关键并不在于他们的举动上了,而是在于美国的内部短期情况如何变化,或者是否会出现某种很大的丑闻与变动造成的突然性影响了。

周斌,红德智库海外视角撰稿人,专栏作家。善于写作宏观类文章,研究方向:族权思想、文明制度和文化进程的关系。曾在众多杂志上刊发过文章,任过翻译。
周斌,红德智库海外视角撰稿人,专栏作家。善于写作宏观类文章,研究方向:族权思想、文明制度和文化进程的关系。曾在众多杂志上刊发过文章,任过翻译。

关注我们

中华网"世界观"自媒体平台竭诚欢迎您的加入!

邮箱申请: cpyy@bj.china.com

联系电话: 010-52598588-8687

  •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